当前位置: 主页 > 环境健康 > 环境污染 > 放射性污染 > 浙江绍兴一铀矿放射性石料流向民居 多处辐射超标

浙江绍兴一铀矿放射性石料流向民居 多处辐射超标

实施时间:2018-08-18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点击:

风雨中,铲车挥舞吊臂,机器轰隆作响。

浙江绍兴义峰山上,台风和降雨天没能让采矿生产停顿。铲车在矿山的半山腰作业,大块的散石堆在厂区周围,几辆满载碎石的50吨级的红色运输卡车,停在绍兴东发建材公司大门外,整装待发。

站在104国道旁,隔着一小片村庄和农田就能看到,义峰山上开采过的矿区露出黄色和灰色、凹凸不平的巨大截面。

早在1957年,地质勘探队就发现,义峰山区域为放射性异常区,并在此勘探出多条铀矿带。义峰山的花岗岩,也被明确限制用途。勘察报告指出,这些石料不宜用作工业建筑、民用建筑主体材料和装修材料,只可用于“围垦海涂之抛石和海堤,河堤堤坝的护坡砌石以及深基础骨料”。

然而,北青深一度调查发现,产自义峰山的石头几经变身,最终作为建筑材料流向绍兴市在建的居民住宅。绍兴境内,多处已建成的村民住房和市区的居民楼房也使用过来自义峰山的石料。

在矿区、在建居民区和已建成村居、小区等地,北青深一度记者实地取点检测,结果显示:多处检测值即便按照一天接触辐射8小时计算,也远远超过国际基本安全标准规定的公众受照射个人剂量限值(1毫西弗/年)。亮起红灯、“嘀嘀”作响的检测仪,对环境风险发出提示和警告。

从贺家池到义峰山

绝大多数绍兴人不会把贺家池和矿山想到一块儿。

贺家池位于绍兴市区以东15公里,是千年名湖,人文荟萃。绍兴市政府官网介绍,“贺家池”之名,大约同唐朝诗人贺知章有关。鲁迅的小说《社戏》,就是以贺家池一带的风土人情为背景写的。

贺家池一度是绍兴第二大湖,其面积在地图上渐渐缩小,濒临消亡。水利部1998年发布的《中国湖泊名称代码》中,贺家池面积为3750亩,比浙江另一名湖鉴湖还大。但在围湖造田、筑坝养鱼、村办企业影响下,水域面积一度不足原来的十分之一。

绍兴本地的环保志愿者贺源和附近村民一直致力于守护贺家池。

2017年11月,贺源和几名当地村民向环保部门反映,贺家池发生倾倒化工污泥 、建筑垃圾等问题。今年2月,绍兴市环保局答复称:第三方公司在村民指定的区域对166份土壤样本全指标检测。结果显示,“4号区域中15亩左右坑塘堆土中有14份样本检测出铍超标情况”。部分样本检测出致癌物铍元素(Be),超标12倍。

上述答复并没有提到铍的来源。

铍,是一种灰白色的碱土金属,铍及其化合物都有剧毒。在2017年10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的一类致癌物清单中,铍名列其中。此外,铍也是原子反应堆中最好的中子减速剂。

贺源陷入困惑:绍兴及周边并没有和铍相关的企业,铍从何而来?她决定追查到底。

今年3月,贺源通过调查了解到,倾倒在贺家池的底泥来自茂盛混凝土有限公司。她一路追到距贺家池约6公里的义峰山。

义峰山上有两家大型石料开采企业和两家混凝土生产企业,分别是上虞市东关担山石料厂、东发建材有限公司、茂盛混凝土有限公司和华欣混凝土有限公司。

此前,绍兴当地政府对义峰山的矿区已着手进行治理。2017年9月27日,浙江省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大队邀请有关专家组成评审小组,对浙江省第四地质大队编制、绍兴东发检材有限公司提交的《绍兴东发检材游侠公司绍兴市陶堰镇义峰山建筑石料矿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土地复垦方案》进行评审。

2017年10月的评审材料显示,专家评审意见认为:“采矿活动对矿山地质环境影响预测评估结果为严重”,根据评估结果,“确定整个矿山已开采破坏区为重点防治区”。

1.jpg

义峰山矿坑航拍图

义峰山上的“原子矿”

义峰山下有个张家岙村,许多年长的村民对矿山开采史有着清晰的记忆。

70多岁的村民张国富说:“我还是小伙子的时候就有人来勘探义峰山。来了两次,第二次在村里待了有10个月,说山里有造原子弹的东西。”

被问及“能造原子弹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张国富沉思片刻,回答:“是原子铀。”

也正是村民的这些回答,让贺源将目光从“铍”上转移到义峰山的上的“铀”。

北青深一度记者查阅多份关于义峰山的地质勘探报告发现,义峰山一带确实勘探出放射性金属元素铀,并探明存在铀矿。

铀,是一种极为稀有的放射性金属元素,在地壳中的平均含量仅为百万分之二,形成可工业利用矿床的几率比其他金属元素小得多。

含铀的铀矿石,是具有放射性的危险矿物,被称为矿石家族中的“玫瑰花”。

早在1957年,浙江省物探大队就曾探测到义峰山放射性异常情况,并把本区域列为放射性异常区,“在本区圈出两个放射性异常区,编号为116、121”。

编号为121的放射性异常区,指的就是矿区内义峰山的花岗岩体。

“为对义峰山各异常带铀矿化前景作出评价”,经过近一年的勘探,浙江省第九地质大队在1984年6月完成《浙江省绍兴县铀矿化点初查评价报告》。

报告称“通过放射性普查,共发现地面伽马异常81个,构成2个铀水异常带”。但因这些地表矿化分布不均匀,连续性差,该报告形成的结论是:该区域并没有具有工业意义的铀矿体。

多年过后,“尚未发现具工业意义的铀矿体”的义峰山,成了砂石矿企业合法开采的场地。

2.jpg

东发建材公司厂区内景

可以开采,限定用途

有资料显示,“为满足城市化和基础设施建设对建筑石料的大量需求”,绍兴市国土局在2005年委托“浙江省有色地质矿产勘查院”对义峰山进行石料矿普查。要求矿山规模年产100万吨,服务20年,用途为普通建筑用石料。

普查报告的评审经历了一段波折。

由于没能按照《矿山勘查技术要求》做放射性检测,勘探单位将报告提交后就被评审单位退回,要求补做放射性检测。

放射性检测结果显示,放射性现场检测数据大大超过作为建筑石料矿5.2nc/kg•h的限值,其中一风化层剖面伽马总量照射量率最高达7.75nc/kg•h。废弃采坑测点的最高值则高达14.5 nc/kg•h。

根据《浙江省普通建筑石料矿勘查技术要求》(2002),只有在放射性不超过限量规定时,勘查区才能进一步工作或提供可行性评价。

最终的评审结论认为:“区内岩石放射性伽马总量照射量超过了限值标准,不宜作工业建筑、民用建筑主体材料和装修材料,但可作为围垦海涂之抛石和海堤、河堤堤坝的护坡砌石以及深基础骨料使用”。

据此,《浙江省绍兴县义峰山建筑石料矿普查地质报告》通过评审。

2005年3月29日,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批准《义峰山石料矿普查矿产资源储量评审意见书》,同意矿产资源备案。由此,砂石矿企业得以合法进驻义峰山。

北青深一度记者查询发现,2009年绍兴市一家房地产上市公司“宝业实业”拍下了义峰山石料矿的开采权,并在义峰山建成了商品混凝土生产厂,后转让给私人经营。

绍兴东发建材有限公司,是目前唯一一家仍在开采义峰山矿石的企业。矿石被东发建材公司的50吨级运输车,源源不断的运往几家由其供应的混凝土公司。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绍兴东发建材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7月7日,采矿许可证至2019年9月24日止。其经营范围为,开采建筑用花岗岩;轧石加工;批发、零售石子、塘渣、石碎屑。

公开信息显示,对该公司开采的建筑用花岗石的用途有明确规定:只可用于居室等建筑物以外其他用途如道路、堤坝等。

3.jpg

被限定用途的矿石在变成碎石和混凝土后,流入绍兴市区的在建小区工地

放射性石料流向民居建筑

有充足的证据显示,被限定用途的矿石在变成碎石和混凝土后,大量流入绍兴市内多个在建小区的工地。

59岁的曹明曾是绍兴上虞的一名运输工人。曹明运输的石料,曾被用于建设绍兴主城区较早建成的一批楼房。

从1987年开始,曹明连续做了15年建筑石料运输工作。1992年后的近10年时间,曹明管理着一艘载重量20吨的大船,通过浙东运河,将来自义峰山担山矿的石子、黄沙运到绍兴城东。绍兴中心城区的世纪花园小区就是其中一个石料供应对象。

北青深一度调查发现,直到2018年8月14日,从绍兴东发建材有限公司开采的石料仍在经由混凝土公司流向在建的住宅楼房。

记者从上虞区阳力混凝土公司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东发建材公司开采加工的义峰山石子主要供应矿山附近的混凝土厂,阳力混凝土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该工作人员称,阳力混凝土公司每天收到东发建材公司供应的石子,“多时有1000吨,少的时候平均每天接收量有600到700吨”。这些由东发建材公司供应的石子,被加工成的混凝土材料运往上虞区的在建小区。

8月14日,北青深一度记者跟随阳力混凝土公司的18号混凝土搅拌车,来到上虞区正在建设的万固越珑府小区。观察发现,当晚18时40分,共有3辆31吨级混凝土搅拌车进入越珑府施工区。

据施工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在建小区混凝土材料主要由两家混凝土公司供应,其中一家即为阳力混凝土公司。

混凝土材料通过管道从搅拌车中直接送上了在建的楼层,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些高楼正以3天一层的速度建起来。

北青深一度记者使用经过计量检定的环境监测用x、γ辐射空气比释能动率仪(NT6101),对由阳力混凝土公司供应混凝土的一号楼一层室内进行取点检测,仪器显示检测结果在0.25-0.35微西弗每小时。即便以每天接触8小时计算,辐射值也已超过国际辐射每年接触限值:1豪西弗。

4.jpg

采矿区域的辐射检测值最高达到1.49微西弗每小时

多处民居辐射值超标

与矿石的终端环境相比,义峰山一带的环境辐射值更高。

8月1日,贺源同几位环保志愿者对义峰山已开采区的环境辐射进行取点检测。记录的7组检测数据中,最低数值为0.37微西弗每小时,最高数值达到1.49微西弗每小时,其中绍兴东发建材有限公司正在开采区域的一处,几块矿石的检测数值为0.41微西弗每小时。当数值超过预先设定的警报数值时,检测仪会亮起红灯,发出急促的“滴滴”声。

义峰山山脚下的多个村庄,因为取材便利,过去盖房所用石料有不少是来自义峰山。

贺源用检测仪检测了自家住房。结果显示,室内数据为0.35微西弗每小时左右,最大值达到0.4微西弗每小时。为了对比,贺源又对周围多个村民的居住房屋进行检测,数据较低的房屋室内检测结果低于0.2微西弗每小时,而较高的数据则可达0.32-0.34微西弗每小时。

直到现在,义峰山一带的村民还在使用义峰山的石料盖房,经检测,这些石料辐射值最高达0.39微西弗每小时。而在另一处来自绍兴平水的石子,检测值最高为0.08微西弗每小时。

北青深一度记者对位于义峰山附近、浙东运河边的名为江南景园的小区高层住宅进行取点检测,检测结果数值最高达到0.4微西弗每小时。

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日本环境省设定的污染范围内居民可以重返居住的标准是0.23微西弗每小时。

公开资料显示,严重的放射性污染甚至会诱发肿瘤、白血病和遗传障碍等疾病,少量累积照射会引起心血管系统、内汾沁系统、神经系统损害,发病过程往往延续几十年。

义峰山山脚下,多数受访的村民对辐射污染不明所以,他们表示,暂无搬迁计划,因为“(感觉)没有明显的影响,反正也没有地方可搬”。

在绍兴境内的104国道,站在路边可以观察到,每天傍晚6点过后,载满义峰山矿石石子和混凝土的车辆,一辆挨着一辆呼啸而过,都是往城里的方向跑。

(文中贺源、张国富、曹明为化名)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