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汞,鸟儿改变了性取向

发布时间:2019-01-14来源:环境健康这些事 作者:安之康信息咨询中心 点击:120次
A.jpg

佛罗里达大学在美国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汞会影响白鹮(huán)的交配行为,导致改变性取向。雄性白鹮摄入的汞含量越高,与另一只雄性组成伴侣的可能性就越高。


吃含汞污染食物的雄性鸟类表现出

“令人惊讶的”同性交配行为

B.jpg

汞污染来源[1]


全球汞的主要来源是燃煤电厂和金矿,但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汞很可能是由于医疗和城市垃圾的燃烧而释放出来的。有毒重金属汞会被一些细菌转化成甲基汞,甲壳类动物和其他小型无脊椎动物从湿地附近的城市垃圾中吸收甲基汞,然后鸟类通过捕食摄入甲基汞。


Peter Frederick是佛罗里达大学野生动物生态学和自然保护学的教授,他和他的团队在注意到鸟类繁殖减少后,开始研究甲基汞对鸟类的影响。


研究人员野外捕捉160只白鹮(huán)幼鸟,随机分为四组(雌雄数量相等),三组分别给予低、中、高剂量甲基汞(剂量为0.05、0.1、0.3ppm),其中低、中剂量组的甲基汞浓度为野鸟常面临的浓度,而第四组对照组的饮食则不含甲基汞。


接下来人工圈养三年,测量白鹮羽毛和血液中的汞含量,并观察他们的交配行为。


C.jpg

暴露于不同水平甲基汞的白鹮羽毛和血液样本中汞的总浓度。所有浓度均以鲜重(fw)为基础 [2]


研究小组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白鹮体内的汞含量会逐渐升高。与对照组相比,暴露在汞环境中的白鹮,其雄性同性性行为个体随着汞剂量的增加而增加(至55%的雄性,具有统计学意义),而雌性产蛋量下降(至30%),并且表现出更少的求偶行为。与此同时,异性性行为配偶间的亲密程度降低。


D.jpg

在每个繁殖期,雄-雄配对筑巢的比例○:对照组;▽:低剂量组;□:中剂量组;◇:高剂量组



雄-雄配对在自然环境下并非前所未有,但通常是发生在无法找到雌性配偶的条件下,而这项研究中,鸟群有足够的配偶供给。


这项研究的负责人Frederick说:“这些雄鸟和雄鸟之间的关系就像异性之间的关系一样,它们一起筑巢,交配,一起在一个巢上呆了一个月,尽管没有蛋”。[3]


实验中使用的甲基汞水平是在鸟类的自然湿地栖息地中常面临的水平范围,意味着这可能发生在野生鸟类种群中。


汞的内分泌干扰作用

汞是一种能够引发生物机体不可逆损伤的重金属。汞污染已造成日本的水俣病、伊拉克的氯化甲基汞污染粮食和瑞典野鸭大量死亡等事件。因此,汞被认为是重金属污染的“主犯”。有机汞毒性较大,其中以甲基汞为最。 


汞在鸟类体内的分布具有较强的选择性,主要蓄积于肝脏和肾脏。卵中的汞含量超过1.5~18mg/kg 就足以导致卵重下降、畸形、孵化率降低、生长率以及雏鸟成活率。环颈雉(Phasianus colchicus)肝脏中的汞达到 3~13g/kg时孵化率显著降低。[4]


汞同时也是一种已知的内分泌干扰物——一种类似或阻碍自然雌激素产生的物质。


目前对导致雄鸟同性性行为改变的机制尚不完全清楚。但甲基汞似乎通过影响内分泌系统引起上述行为的改变。研究结果表明,由于长期暴露于低浓度的膳食甲基汞而导致内分泌紊乱,如会改变雄性白鹮中性激素睾酮和雌二醇的水平,这可能是野生鸟类生殖能力受损的一种普遍机制。[5]


汞污染对人的影响


科学家指出,迄今并无证据显示汞中毒会引起人类的同性恋现象。可以明确的说这些发现不能简单地推及人类,因为人类性行为的影响因素远比鸟类的复杂得多。


E.jpg

汞排放量更高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于2013年制作的全球汞评估的2010年数据。[7]


虽然如此,但我们仍需解决汞污染的问题。


全球每年可排放8900吨汞。它可以通过含汞岩石的风化、森林火灾和火山爆发自然释放,但其中大量的排放是来自人类活动,特别是燃煤和手工和小规模的金矿开采。仅采矿一项就使70个不同的1500万工人,包括童工,遭受汞中毒。[8]


由于人类的一系列活动,重金属汞被释放到环境中。在环境中,汞进入食物链,在体内积累,可危害各个年龄段的人的大脑、心脏、肾脏、肺和免疫系统。汞对神经系统正在发育的未出生的儿童和婴儿尤其有害。而且没有安全的汞暴露水平,其对大脑的损害是无法逆转的。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