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环境健康 > 环境污染 > 大气污染 > 大气监测数据造假,临汾如何制造“蓝天”

大气监测数据造假,临汾如何制造“蓝天”

实施时间:2018-06-21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 点击:

这不是在拍武侠电影。


一袭夜行衣,口罩蒙面,帽子遮头,一个黑影蹑手蹑脚出现在山西省临汾市委办公楼顶,正对空气采样系统动手脚。


2018年3月下旬的一个深夜,临汾市委国控空气质量监测站(以下简称国控站点)的监控摄像头捕捉到这样一幕,这已不是该监控第一次拍到类似场景。


目前,临汾市区共分布6个国控站点,分别位于临汾市委、工商学校、唐尧大酒店、尧庙镇、技工学校、临钢医院。上述国控站点采集、处理的相关监测数据直接传输到中国环境监测总站。


有关司法部门调查表明,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临汾市6个国控站点PM2.5、PM10,二氧化硫采集设备被人为干扰上百次,导致近一年内临汾市国控监测站监测数据严重失真53次,其中,2018年3月18日-26日,共失真20次。


这一发生在蓝天保卫战主战场——汾渭平原上的造假案,被认为涉及站点多、时间长、次数多,涉案人数多,据山西省晋中市公安局调查,总计16人涉案。


更为罕见的是,这是从当地环保局局长到监测站人员,从政府职能部门到企业的造假窝案。而涉事时间,正是在2017年初临汾二氧化硫超标千倍、引发全国聚焦的公共事件之后。


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法院认为,干扰采样致使监测数据严重失真,失真数据已实时发送至监测总站并向社会公布,影响大气环境治理成效评估的公正性,损害政府公信力,且有人借此获利,16名被告均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2018年5月30日,法院作出判决:临汾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文清判刑两年,临汾市环境监测站原聘用人员张永鹏、临汾市环保局办公室原负责人张烨分别判刑一年,原河北先河科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运维员工崔勇勇、张安分别判刑八个月、六个月。其余11人处以拘役四至六个月,缓刑八个月至一年不等。


其中,张文清刚于2018年3月13日被任命为临汾市环保局局长,其于4月15日投案自首。“还没来得及给他祝贺,就被抓了。”临汾市一位官员说。

1


“低级错误引发高级错误”


戏剧的是,该案事发于一个偶然事件。


2018年3月25日,河北先河正达环保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河正达)运维监控中心发现,临汾市委国控监测数据站点数据异常,通知片区员工去现场检查。


先河正达由河北先河科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于2016年投资设立,主要负责环境监测设备的运维和售后,按照规定,该公司必须将异常数据上报中国环境监测总站。


次日,相关人员查看现场监控后,发现有人潜入临汾市委监控区域,更换了颗粒物采样切割器(筛分空气中不同颗粒物的设备)。同样,唐尧大酒店国控监测设备也被人做了手脚。


按照规定,未经允许,非运行维护方工作人员不得擅自进入国控空气监测站。


案发后,山西省环保厅曾于3月26日向临汾市环保局通报案情。临汾市环保局将其定义为个人行为,临汾市公安局将非法进入者拘留10日。


事实上,3月25日案件事发之前,临汾空气监测数据已有异样。根据警方调查的证人证言,先河正达曾在2017年底发现临汾市相关国控站点存在运维受限以及数据异常情况。张文清也供述,2017年上半年,河北先河科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区域销售经理也曾在其办公室说起临汾国控监测点有人为干扰现象。至于为何没有公布,警方没有透露相关信息。


作为河北先河科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运维员工,涉案的崔勇勇、张安曾为临汾市环境监测站原聘用人员张永鹏提供便利、通风报信,并收受好处费。


晋中市公安局调查显示,2018年3月18日至3月26日,临汾市6个国控站点密集被非运维人员人为干扰。其中,少则一次两次,多则四到六次。唐尧大酒店站点除了3月20日、23日、24日没被干扰,其余时间天天被人为干扰,高达六次。


在山西省环保厅公布的2018年前3个月11市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排名情况中,临汾排名最差。


人为干扰的直接结果是监测数据失真。具体表现为,监测数据突然下降或缓慢下降,下降后子站监测数据低于周边子站,一段时间后监测数据突然抬升或缓慢上升。下降前与上升后,子站监测数据与周边子站变化趋势基本相符,下降后与上升前,子站监测数据与周边子站变化趋势不符。


一位熟悉临汾环保系统的人士说,数据失真源于具体实施干扰行为的操作人员一直不固定,手法不熟练,所以数据老是忽高忽低,“不专业”。


“低级错误引发高级错误。”上述人士评价道。

2


微信群统一指挥“兄弟”


事实上,虽然手法“不专业”,但涉案很有组织性。


2017年3月30日,张文清和临汾市环保局办公室负责人张烨一起坐动车去北京开会,路上他们分析空气监测数据。张文清说,本省别的附近地市空气监测数据有些失真,让其问问有没有类似的办法,让数据也好看些。


一个大胆的计划就此启动。张烨与临汾市环境监测站原聘用人员张永鹏具体实施“取经”以及干扰国控站点空气采集数据。


2017年4月,为了方便统一指挥干扰监测数据,临汾市环境监测站原聘用人员张永鹏甚至建立了一个名为“兄弟”的微信群。张永鹏许诺每人每月3000元好处费以调动积极性。截至案发前,据张永鹏供述,总计垫付了5万元以上费用。不过,警方并未透露此经费的最后埋单者。


张永鹏等人会在该微信群不断发布临汾市国控站点空气质量数据,如果数据高了,就会安排相关人员去实施干扰。根据供述,张文清也曾指示过张永鹏,称某某点位数值高。


就作案时间而言,也很有规律性。一般选择在19时到23时,第二天早晨7点前取走堵颗粒物监测仪器的面巾纸、纱布、布条等作案工具。


就手法而言,为了降低PM2.5、PM10数据,作案者在夜间拆下采样头,使用滤膜或者布条遮住一半或多半进气口;为了降低二氧化硫数据,开始用喷水壶或者水枪往采样头周围喷水,甚至氨水、氢氧化钠溶液,经过几次效果试验,主要采用喷水以及氢氧化钠中和的方式。


据悉,警方在现场查获数目不等、大小不一的喷壶、塑料桶、黑色头盔等证物。


事实证明,实施人为干扰效果明显。2018年2月28日晚七点,临钢医院国控空气质量监测站,由于二氧化硫数据偏高,负责该监测站数据干扰人员用事先调和好的氨水,泼洒在临钢医院住院部四层外的天台,当晚二氧化硫数据很快从260多降到240多,到了深夜十一点,数据降到了一百多。后期因为氨水桶太过扎眼,改用玩具水枪喷洒氨水。


为了保证方便进入国控监测站,张文清曾专门协调办理临汾市委监测点门禁卡,以及尧庙镇南机场门禁卡。


2018年1月23日,临汾市国控站点安装了监控摄像设备后,为了不被监控拍到,作案者配备了口罩、帽子、头盔、手套等物品,更请人用计算机实施远程屏蔽技术。其中,专业技术人员通过在计算机上安装软件对临钢医院、临汾市委两个国控站点的摄像头进行远程屏蔽,由于临汾市委站点的监控探头型号与该软件不符合而作罢。


2018年4月12日,在晋中市公安局针对此次造假案的“4·11”专案组成立的第二天,作案者立即退出了存在一年之久的“兄弟”微信群。



3


造假前的“酸雾”事件


在大规模、持续干扰空间监测数据之前,“临汾二氧化硫超标千倍”事件引发全国聚焦。


2016年底空气质量持续爆表,临汾本应启动红色预警,但只启动了黄色预警,在环保部督查组督促下,当地环保局才启动橙色预警。不到一个月后,轰动全国的“二氧化硫浓度小时均值十天内三次破千”事件爆发。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在临汾“二氧化硫超标千倍”事件之前,临汾市已经免去了时任环保局长郭波之职,只不过“没有走完程序”。外界传言,表面看,郭波为二氧化硫超标受过,实质为预警不及时而埋单。


如今因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判刑两年的张文清,当时已在临汾市环保局副局长的位子上干了整整6年。因为新任局长的免职,53岁的张文清临危受命,在当时,因为“临汾70%的二氧化硫归结为居民燃用散煤”的判断,张开始为外界所熟悉。


熟悉张文清的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军事学博士,“他比较聪明,执行力强,一切行动听指挥”。


临汾更大的压力,来自原环保部(即生态环境部)的约谈。2017年1月19日,原环保部对山西临汾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进行了约谈,决定暂停临汾市新增大气污染物排放项目的环评审批(民生及节能减排项目除外)。


“限批”对临汾市的影响不言而喻。


临汾市委书记岳普煜曾公开表示,“临汾如果再戴上重污染城市的帽子,无法向全市人民交代”。临汾市长刘予强也发过同样的宏愿:将不计代价,不计牺牲,确保空气质量改善,努力让民众呼吸到新鲜空气。


对比2017年、2018年临汾市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可以明显发现,2017年针对空气质量问题,不仅篇幅大,而且用词狠,频次高,“不解决好这个问题,临汾就没有出路”。


4

“四肢都砍去了,也难达目标”


单纯就数据来看,2017年临汾市交出了一份漂亮成绩单:


2017年10月1日-2018年1月15日,临汾市区环境空气综合质量指数为8.68,主要监测指标中PM2.5、PM10、SO2平均浓度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分别为39.7%、34.3%、67.1%,降幅均为山西全省第一。更重要的是,2017年12月29日原环保部解除了对临汾市的环境限批。


对于已经被判刑的张文清,同情者有之。每天晚上张文清都在单位待到十一二点,正月里七天假期,六天半在单位。“去年到今年他出事之前,没有哪家企业能叫他出去吃饭。”


批评者也有之。2017年原环保部督查组来临汾之时,一位副部长反复说,数据是高压线,千万不能动,那是犯法的。“这是低级错误,他有胆无谋”。


接踵而至的问题是,按照《山西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情况考核暂行办法》规定,在考核中发现篡改、伪造监测数据的,其考核结果确定为不合格。对未通过年度考核的地区,“暂停该地区有关责任城市新增大气污染物排放建设项目(民生项目与节能减排项目除外)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审批”。


而按照《山西省大气污染防治2018年行动计划》,将对环境空气质量排名倒数且改善进度缓慢的城市和县(市)党政主要负责人和分管负责人严肃问责,切实落实环境保护“党政同责”。


2018年5月8日,临汾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副主任白岗峰开始主持临汾市环保局全面工作,办公室签到表上的签名显示,其5月9日正式到岗。


和临汾历史上矿难频发、煤炭局长频换一样,临汾市环保局长也是“坐镇火山口”。“他(白岗峰)是被硬摁到这里的!”


汾渭平原是大气治理的“硬骨头”,临汾大气监测数据造假案也给地处汾渭平原的诸多地市鸣了警笛。正如一位环保系统官员所说,过去经常喊壮士断腕,现在连四肢都砍去了,也很难达到目标。


5月11日,临汾市专门召开环保系统警示教育作风整顿工作会议。在临汾市环保局办公楼一楼大厅里,最扎眼的就是贴满展览栏的“警示教育作风整顿学习体会”。对于临汾市环保局的问题,白岗峰写道:干部普遍责任担当意识不强,开拓创新精神不足,工作要求标准不高,精神状态面貌不佳,规矩意识、纪律意识还有待加强。


“说实话,今年后半年会很难过,而且环保自身出现的事件一件接着一件。”一位临汾市官员坦言,“(数据)本来就高,今年不敢动,会更高。”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已经身陷囹圄的张文清表示并不上诉。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