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环境健康 > 公民行动 > 网购小黄鸭增塑剂超标严重,电商平台急需建起防火墙

网购小黄鸭增塑剂超标严重,电商平台急需建起防火墙

发布时间:2019-05-30来源:无毒先锋 作者: 点击:

5月29日,“六一”儿童节即将到来之际,致力于改善化学品安全现状的公益组织无毒先锋联合中国绿发会,在北京发布报告《电商平台塑胶玩具化学品安全调查--——以小黄鸭3C认证及增塑剂问题为例》。

 


报告以市场热销的小黄鸭为例,指出国内主要电商平台在售塑胶玩具存在增塑剂严重超标的问题,由此可能带来的儿童健康风险需要引起广大家长重视。报告建议普通消费者在网购儿童玩具时,需要查看是否有3C认证信息,以及3C认证信息是否完整(需包括3C认证标志及其工厂代码),若没有或信息不完整的,一定不要购买。


2018年10月,无毒先锋开始关注电商平台售卖的小黄鸭玩具的化学品安全问题,并发起“宝贝计划”,通过将样品送往具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发现,以小黄鸭为代表的塑胶玩具存在严重的增塑剂邻苯二甲酸酯含量超标情况,超出国标限值(≦0.1%) 153倍。2019年2月,又有 10 位普通孩子家长在电商平台购买10款塑胶玩具,委托无毒先锋送检,发现其中7款增塑剂超标,超标范围在290~417倍。


01.jpg

小黄鸭增塑剂超标


小黄鸭等塑胶玩具在遇到热水或者沐浴乳等油脂性物质时,增塑剂就容易释放出来,再加上儿童自身脆弱敏感, 且喜欢用嘴咬玩具,可能带来更严重的健康风险。公开资料显示,邻苯二甲酸酯是一种最常用的增塑剂,属于内分泌干扰物,可以导致男性精子质量下降,女性早熟,同时增加儿童和成人患哮喘和过敏症的风险。


02.jpg

邻苯二甲酸酯在人体内的靶器官(图片来源:环境病理学和肿瘤学期刊[1]) 


无毒先锋将两轮采样检测结果反馈到了电商平台、市场监管部门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获得了积极回应。其中,电商平台采取了将同类产品全面下架的措施,并要求商家在填写 3C 强制认证信息后,才能恢复售卖相关产品。


为了验证 3C 认证是否能保证电商平台小黄鸭玩具安全无毒, 2019 年 4-5 月, 无毒先锋对淘宝拼多多京东三大电商平台小黄鸭玩具的 3C 认证情况、以及 3C 认证与增塑剂达标情况的关系进行了新一轮调查。


发现:


(1)三平台综合排序靠前的300款小黄鸭玩具中,3C认证信息网页公开率总体仅有50%,说明消费者知情权未得到充分保障。


(2)三平台小黄鸭玩具无论是网页公示的,还是产品实物包含的3C认证信息,其真实性、有效性和合规性都存在较严重的问题。抽样选购的20款在网页出示了3C认证信息的产品,实际有13款未按法规要求在产品上进行标识。说明电商平台需加强核验商户提交的认证资料和待售产品。

(3)在送交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检测的12款小黄鸭玩具中,结果显示有9款增塑剂超标,超标范围在在124~312倍,其中一款含量甚至达到36.6%;而且、拼多多、京东各有3款超标。说明国内主要电商平台仍在售卖增塑剂超标的塑胶小黄鸭玩具,且超标情况仍然较为严重,由此造成的儿童内分泌干扰物额外暴露需要得到重视。

12款小黄鸭塑胶玩具,其中9款增塑剂超标(国家标准规定6种增塑剂含量限值≦0.1%)

(4)9款发现增塑剂超标的玩具中有5款在销售网页出示了3C认证信息,2款实物具有3C认证标识,说明电商平台仅仅要求商户在线提供3C认证信息,而不进行细致核查和系统抽检,远不能保证塑胶玩具无毒安全。




在报告发布会上,无毒先锋项目主任温瑞环介绍说:“本次调查中,12款塑胶玩具送检,9款增塑剂超标,淘宝、拼多多及京东均有3款检出不合格,建议电商平台及时下架问题产品,并严格实施召回。安全无毒应是儿童产品的底线,电商平台有责任监督并确保不售卖劣质不合格产品,这是社会责任也是法律责任。”


据温瑞环介绍,今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电子商务法》对电商平台保障消费者权益提出了更高要求,包括可能承担损害侵权的连带责任。所以,建立严格的自我监管机制有助于电商平台很好地遵守法律法规。对此,中国绿发会法律专家曹美娟做出了更进一步的分析,并表示:“希望电商平台经营者和销售者以诚信经营确保自己产品的质量问题,确保产品与介绍的相符。希望电商平台不仅在方便消费者的同时,能够确保对平台内销售产品负责,建立商品监督机制,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增加消费者的信任度。


作为家长代表的嘟嘟女士,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在呼吁生产者、商户、电商平台、政府部门等方的责任外,认为消费者自身也应有所警醒、有所行动:“买到劣质产品,痛斥不良商家,向工商局投诉乃至告上法庭…这样的故事每天都会上演很多次。作为普通消费者,我们应该去了解这个产品的生产过程是否污染环境,使用这个产品是否会损坏我们的健康,对自己的安全负责任,对环境负责任。更重要的是,电商平台应履行监管责任,去规范监督平台商铺,从源头阻断有毒化学物质进入市场。”


报告指出,作为电商平台,应严格执行《强制性产品认证管理规定》,强制要求商户在销售网页主动出示儿童玩具3C认证信息和有毒化学品检测合格报告,并对其进行严格核查;而作为市场监管部门,应当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明确电商平台的监督责任,包括定期抽检产品、核查商户和产品资质,以及公开产品安全信息等。无毒先锋认为,更重要的是,我国电商平台要尽快主动建立有毒产品的自查和长效监督管理制度,避免有毒有害物品流入市场。

 


无毒先锋学术主任毛达博士认为:“有毒小黄鸭问题其实一直存在,但屡禁不止,一方面反映我们在产品安全质量控制方面,从生产到销售,从线下到线上都存在很多监管问题,以及守法合规问题。另一方面,它也凸显出我国化学品管理上存在的短板。最近生态环境部正在征求意见的《化学物质环境风险评估与管控条例》,就是应对相关短板的有力政策武器。如果条例能尽快通过,一些像邻苯二甲酸酯这样的,对生态环境和公众健康有重大风险的化学品就会得到更全面评估,进而列入优先控制的化学物质名单,从源头上进行管控,甚至逐步淘汰。


根据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刘建国课题组于2019年1月发布研究论文,研究显示2010年中国由于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学品暴露导致直接社会经济损失约达572亿元,其中以男性不育疾病负担最严重。进一步,中国因所有已知EDCs(内分泌干扰物质)暴露导致的全社会总医疗成本约为4294亿元,约占全年GDP的1.07%。

03.jpg


  “我们对成千上万的化学品的环境健康影响认识很少,PVC(聚氯乙烯)和邻苯二甲酸酯只是其中的突出问题”。刘建国认为:“化学品管理的关键取决于我们的价值判断,就是人类是选择集齐证据确认无害才使用某一种化学物质,抑或是选择待有证据确认有害才淘汰使用。不管如何,现在我们都需要采取行动,因为人类干扰环境的行为需要有节制。采取行动,代表文明人的基本素质。


参考资料:

[1] Oral, Didem & Erkekoğlu, Pinar & Gumusel, Belma & Chao, Ming-Wei. (2016). Epithelial Mesenchymal Transition: A Special Focus on Phthalates and Bisphenol A.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athology, Toxicology and Oncology. 35. 10.1615/JEnvironPatholToxicolOncol.2016014200.

[2] Yan Cao,Li Li,Kaihui Shen,Jianguo Liu. Disease burden attributable to endocrine-disrupting chemicals exposure in China: A case study of phthalates[J]. 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2019,662.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