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劳工资讯>>分析评论

996的悲哀:我们离尊严劳动有多远?

发布时间:2019-04-21来源:安之康信息咨询中心 作者: 点击:198次

中国的程序员常被视作勤劳肯干的象征,不过最近,他们在线上发起一个“996.ICU”的项目,通过援引法律法规、展示相关事实报道,希望获得雇主对雇员合法权益的尊重。此举在程序员中获得响应,成为火爆一时的事件。


996.ICU.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什么是“996.ICU”?发起人解释,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要求雇员每天早9点一直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在这样的工作模式下,一旦生病了就是要送到ICU重症监护病房的程度了。


“996”工作制的周工作时间为更低 12x6=72小时。


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36条规定,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在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程序员的工作时间常常超出法定时间。


或许有人认为:只要加班费给到位,996工作制完全不是问题。


不过现实往往很无奈,这个程序员发起的线上项目,在页面底部赫然写着:“按照劳动法规定,996 工作制下只有拿到当前工资的 2.275 倍,才在经济账上不吃亏。”这就意味着,雇主对雇员不只在工时上贪婪,也在加班费上节省。


对于上述观点的另一种质疑则是:即使雇主认为自己合法买断且拥有了员工的时间(雇员也这么认为),为加班而加班是不是一种合理的工作制度?我们工作的意义又是什么?


“996.ICU”的火爆,程序员的抗争,只是把一个长久的矛盾重新摆在我们面前:劳动者和资本家的利益,到底该如何调和。


996工作制,压榨的岂止是程序员


996工作制并非互联网行业独有。有人认为,程序员只是另一种在新兴行业被剥削的工人。那么,传统的产业工人,他们的工时状况如何?


据媒体报道,美国更大的电动汽车及太阳能公司特斯拉,为了实现新款车型Model 3的产量飞跃,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平均每周工作120个小时以上,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他还不无自豪地宣称,除了他自己,特斯拉的“每个员工”每周都工作100个小时,目的就是为了提高Model 3的产量。特斯拉曾多次被起诉违反劳动法,未能为员工提供法定休息时间。


3.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中国的工厂,生产一线的员工对于超时加班,恐怕早已经习以为常。对他们而言,劳动合同里约定的基本工资通常就是当地的更低工资标准(有些根本没签合同),如果不加班,只拿基本工资,连养活自己都难,更别说养活一家老小。因此,一线员工不得不通过延长工时、拼命加班,“撑大”工资,才能养家糊口。


既然现状就是如此,有些接触我们的工友便怀着一种朴素的想法:“如果我不拿时间换钱,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6.PN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然,也有一些工友担心过度加班不能保证足够的休息,会拖垮身体,当工时延长到逼近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时,他们会采取手段表达不满、提出抗议,就像程序员发起“996.ICU”项目那样。


当产线工人必须在不加班就无法维持生活、以及加班太多则身体挨不住的天平两端寻找平衡时,我们或许应该思考:如果可以在法定工作时间(5天8小时)内赚得一份体面的工资,足够养活自己和家人,除了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还有余力支持自己的休闲娱乐、自我发展,那么谁会愿意加班呢?


有工友可能会说:“公司定的底薪就是这么低,我们有什么办法?”其实这种回应只是指出现状,并不代表我们真的没有改变的方法。问题在于,为什么我们必须接受公司规定的工资标准?是什么造成普通打工者在工资待遇、劳动保障等方面欠缺议价能力?这些劳资博弈的具体问题,在如今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不是只有在中国才会出现。放眼国际,我们会发现有一些地区,劳动者的团结和努力,为自身争取到有利的局面。这也让我们看到另一种可能性。


5.PNG

(图片来源于网络)


996的另一面:

管控工时,为何不受欢迎?


与网络上热议的“996.ICU”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另一个“集体轰炸式”个案,数十名员工强烈申诉,强调他们不想被管控工时,希望多加班。事缘他们所在的工厂为了更符合有关方面的要求,实行种种措施,以确保所有员工每周总工时不超过60小时,每工作6天休息1天——若上文的程序员能有此工时安排,估计也会兴高采烈一番吧——但这些员工为此无比愤慨,因此举导致他们每月工资少了500-1000元不等,相当于他们的收入至少缩水了一至三成。当他们一想到那些因此会无法承担的生活支出,他们还怎么能不强烈反对,高呼“让我加班”呢!


将这一个案与最近火爆的“996.ICU”对比起来看,是不是有点讽刺?一边是程序员们发起线上项目反对互联网公司屡见不鲜的长工时加班现象,呼吁雇主对雇员劳动权益的尊重,另一边则是工厂在试图贴合劳动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管控工时的变革,却引起产线员工的强烈反弹——“加班变少,到手这么点工资怎么活?


单论管控工时,从法律角度,我们很难指责工厂操作违规;就情理上看,我们也对产线员工因加班减少影响收入抱着理解、同情的态度。但是管控工时为何不受员工的欢迎,归根结底还是落实在工资的问题。有员工就提出解决方案:“工厂要么放宽工时限制,要么为员工加薪。”加薪,是一种很有吸引力的设想,要是所有收入受影响的员工,都能共同思索加薪的可能,结果会变成怎样?如果可以通过加薪,让产线员工在法定工作时间能拿到一份比较体面的收入,而不用另外寻求延长工时、拼命加班来挣够养家糊口的钱,或许员工对于工厂管控工时的做法,反而会表示支持。


能否让工作不只是谋生手段,

更是有尊严的劳动?


当看到程序员群体通过“996.ICU”表达对长工时和无薪加班的不满,而工厂员工却在为管控工时、收入减少而群情激奋的时候,我们不禁感到担忧:尊严劳动,似乎在推崇加班文化的社会环境中,受到威胁。


何谓尊严劳动?根据维基百科的词条解释,1999年lLO国际劳工局局长索玛维雅(Juan Somavia)提出尊严劳动(Decent Work)的概念。她指出一份生产性的工作,必须是权利受到保障、获取足够收入同时又得到充分的社会保障


我们需要一份工作,却不应该让工作占据我们生活的全部。工作的意义,不仅在于获得足够收入,也是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努力。如果仅为赚钱而没有时间休息娱乐、参与社会事务和自我提升,如何成就更好的自己,更好的社会?


现在的你,或许正在加班,忍受着长工时的煎熬。当面对长工时不只挤压着劳动者的私人生活时间,而且损耗着人们的精力与活力,甚至不延长工时连生活质量都降低的时候,也许可以停下来问一问:21世纪的打工者,该怎样让工作不只是谋生手段,更是有尊严的劳动。


参考资料

1. BBC中文网:中国程序员抗议“996”加班走红网络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7824716

2. 南方周末:996,是福气还是痛苦?https://mp.weixin.qq.com/s/Utj-Q2tuMGE5uQcrVcuSfw

3. 996.ICU项目https://996.icu/#/zh_CN

4. 血汗工厂特斯拉:工人每周工作100小时,有人患职业病后被辞退https://xw.qq.com/cmsid/20190321A0D79W00

5. 湖南富士康血汗工厂内幕:工人每月加班80小时,时薪14.5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8-06-12/doc-ihcufqif9321741.shtml

6. 每天工作5.6个小时!德国金属业工人一周工时缩至28小时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91708963006699010&wfr=spider&for=pc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