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分析评论 > 工厂调查员被拘,跟境外资本沆瀣一气的到底是谁?

工厂调查员被拘,跟境外资本沆瀣一气的到底是谁?

发布时间:2017-06-03来源:现代资本主义研究(微信) 作者:郑兹言 点击:

2016年7月,新浪微博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资本控制媒体”的运动,指控新浪被境外资本所控制,删除了团中央反对“台独艺人”的微博。与此同时,“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的新浪博客不断遭到封号,他们反对沃尔玛强制推行综合工时制的斗争关系到十余万沃尔玛工人的生活,然而这并没有获得网络主流舆论的任何注意。


或许在大多数声讨的参与者眼中,中国社会除了被境外势力搞乱的部分,一切都沐浴在国家的光辉下安稳地前行。而在一些左派眼中,虽然国家的力量也不是那么光彩,但当新浪赤裸裸地“包庇分裂势力”时,一切工作都要服从于打击“境外资本”这一重心,必须坚定地与国家力量站在一起。


我们首先要提醒这些国家主义左派的是,不要把“被设置的议题”简简单单地看作是“应当重点面对的议题”。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根据对政治经济等社会状况的剖析来确定的,不是由被制造出来的舆论热点决定的。另一个关键的问题是:不论主要矛盾为何,政治独立性也不应该被放弃,难道跟“境外资本”沆瀣一气的仅仅是“反华分子”吗?


先拿沃尔玛的案例来说吧。在沃尔玛工人反对综合工时制的斗争中,沃尔玛资方抛出了一个令人笑掉大牙的论调:协调沃尔玛工人维权的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是“境外敌对势力”!而一些地方工会则是沃尔玛的模范应声虫,声称联谊会勾结“境外势力”意图破坏社会稳定。


沃尔玛工人毫不留情地批驳这一谬论:沃尔玛难道不就是压迫中国员工的“境外势力”吗?位列世界五百强之首的沃尔玛不就是最大的“境外资本”吗?“与境外势力相勾结”的不恰恰就是某些地方工会和劳动部门吗?他们对沃尔玛的维护不就是产生社会不稳定的源头吗?而联谊会不过就是争取了国际上劳工组织的关注而已!


如果说地方工会和政府部门是直接与沃尔玛狼狈为奸,那么他们的上级呢?在数次递交了公开信的沃尔玛工人看来,也不过就是不痛不痒地表个态,然后甩锅给地方而已。他们要维护自己不食人间烟火、一尘不染的形象,勾结境外势力打压工人这种脏活累活他们一般是不乐意去做的,他们要做的就是“非礼勿视”,对底下的作为视而不见,“闷声大发财”就行了。


而最近的一起事件,又展现了国家机器“勾结境外资本”的新形式。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一位卧底工厂进行劳工状况调查的劳工NGO工作人员华海峰近日在江西赣州被拘留,他的两名同事李肇(实为“李招”)、苏恒失踪。他们所属的NGO“中国劳工观察”成立于美国——果然是“意图破坏社会稳定的境外势力”!


且慢!失联的三位工作者正在进行的工作是企业监察——华海峰的家属被通知其是因涉嫌“非法持有窃听器材”而被刑拘,跟此前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审判的曾飞洋、朱小梅、孟晗等人有本质的不同,后者的工作主要是协助工人维权,推进工人的集体行动。


实际上,国内已经有多篇文献讨论过这类工厂监察机构的作用,比如学者黄岩的《私人监管和社会认证:劳动权利保护的第三条道路》、《市民社会、跨国倡议与中国劳动体制转型的新议题》等。相关的机构有美国的“公平劳动协会(FLA)、香港的“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ACOM)以及深圳的“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ICO)等。


有的机构受跨国品牌委托,对代工厂进行评估并提出整改意见;有的机构接受外国劳工组织的委托,对企业进行监察;有的机构曝光血汗工厂的劳动状况,向跨国品牌施加舆论压力。这些机构的工作尽管存在着局限,但还是在劳工权益维护方面起到了很多积极作用。


据《金融时报》报道:香港大学教授潘毅表示,这一指控对经常进行卧底调查的劳工维权人士来说尚属首次。中国劳工观察的创办者李强称,华海峰上周试图前往香港时被国安人员带走问询(注:国安与公安是相互独立的);李招上月尝试离境时也被拦下,但两人都被准许返回赣州。《金融时报》分析称:“相比维权人士习惯遇到的当地警方介入,有关部门针对他们展开了更广范围的地区协作。”


不难看出,拘留劳工工作者并非当地警方的自作主张,而是全国跨区域、跨部门协作的结果问题在于,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如此针对这三位工厂调查员呢?


原来,华海峰他们正在进行的工厂调查,针对的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长女伊万卡旗下品牌的代工厂据《纽约时报》报道,初步调查已显示该工厂劳动时间过长,而华海峰就是在上周四试图去香港会面《纽约时报》记者时被拦下,在返回赣州后失联的。


《纽约时报》称,中国劳工观察的李强表示这三名劳工活动人士没有任何非法窃听设备,他推测华海峰和其他活动者可能是因为使用手机被羁押的:“江西警察只是找了一个借口。”该机构对中国的工厂已经进行过数百次的调查,这是第一次有活动人士遭到刑拘。


我们不得不这样揣摩了:某些当权者为了给一位本已臭名昭著的帝国主义国家元首——天天想着如何“围堵中国”的“境外敌对势力”——留面子,不惜牺牲中国工人揭露恶劣的劳动待遇、争取改善的机会。


在他们眼中,跟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千金伊万卡小姐比起来,中国那些每天工作十小时以上的农民工连屁都不是。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勾结境外资本,压迫中国的劳动者呢?


我们再回头讨论工厂调查这一工作。尽管这是工厂调查员的第一次被拘,但他们之前所受的阻挠也没有少过。中国劳工观察对媒体表示,此前在对苹果、三星位于上海和天津的供应商进行调查时,华海峰就曾两次被警方问询,被要求离开所在城市。


2015年,中国劳工观察还有过一件奇葩遭遇。其网站记载:他们被前员工在广东惠州的报纸上爆料,称自己因为没按要求抹黑被调查的企业(三星代工厂)被非法解聘,最终胜诉。该机构则称,该员工明明在庭上承认了“发票金额不符”的违规问题,劳动部门依然仲裁对方胜诉,显然是不公正的审判。


该机构还称,他们在该工厂的卧底调查被发现两天后,深圳劳动局的十几名监察员与警察就一起到他们在深圳的办公室进行检查,以嫌疑“非法用工罪”为名扣押文件。的确,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会看到劳动部门的积极性和工作效率。它们的行为根植于这个社会的生产关系,绝不会因为什么“王阳明心学”而改变。


最后,我们推测当地警方也许在三十天内就会放人,因为三十天后必须交由检察院决定是否起诉,而他们只是想阻止这次调查报告的发布,并无必要惩处。但他们的这次举动已经足以表现他们的立场取向,究竟是在资本这边——无论境内外!——还是在劳动者这边。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