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劳工状况 > 【职业病工友口述故事】用爱做义工,助人又自助

【职业病工友口述故事】用爱做义工,助人又自助

发布时间:2017-12-17来源:友维工友公益服务中心 作者: 点击:

导语

        友维从事多年职业病工人服务工作,陪伴过很多职业病工友度过他们人生中的黑暗时期,我们被工友与职业病顽强搏斗的精神所感动。我们相信每个职业病工友都有一个自己的职业病故事,故事里有争取合法权益的艰辛、治疗的痛苦、家人的关爱、病友的支持等等宝贵生命经验。


        职业病工友是一群与生命搏斗的勇士,但却很少被看到。有感于此,友维收集了十位病友的故事和两篇导师约稿,编写制作成定期连载发布的图文消息,通过网络发布,将职业病的故事推广至社会公众,让我们一起来了解和认识这个社群,并提高公众职业安全预防意识。

作者|友维

受访者|梅姐

编写|友维


用爱做义工,助人又自助

受访者:梅姐,家具厂工人,

35岁患职业性苯致白血病

我憧憬外面的打工生活

        我读初中时因为不喜欢学习没毕业就出来了。我和一帮姐妹一直都很憧憬外面的打工生活。于是我们来到东莞,进了一家串珠子和贴花饰的小厂,但几个月都没发工资,那时我爸还给我寄钱,我很伤心啊,怀着美好的希望出来打工,结果还要家里给钱。到了4个月后才发工资,总共200多元,实在是太少了,我们也不想做了。我就去深圳投靠小姨,是她同事招呼我们吃住的,她同事人很好,对我们很关心。

这份工作让我收获了金钱实现了价值

        我出来几个月,人变得很活泼了,待人接物很不错。

        在深圳,我在一家玩具厂做普工,才做了2个月就因为我工作做得好,又擅长沟通就当了组长,之后一直就做管理了,做了7年工资每月都有800元了,是一笔挺高的工资。后面结识了当时在东莞工作的丈夫,很快就结婚生了女儿。后面又进了一家家具厂,这个厂扩大生产到东莞,我想和丈夫一起工作,就跟着到了东莞的新厂。我在新厂要管理一个部门的人,要跟单,工作很努力,跟周围的同事相处的也很愉快,工作也挺开心的。

厂里组织体检,我生病了

        2010年10月我们厂组织体检,一起同行的十几个同事就我的验血结果很不好,白细胞和血小板严重低于参考值。在检查之前我就经常呕吐、感冒难以治愈。后面厂长安排我在镇人民医院作了骨髓穿刺,出来结果时医生急着说要见我的家属。医生说我病得不轻,患了白血病。我很害怕,我女儿才6岁,我不想离开她。

        我转入了市人民医院,住了几天我就很想放弃了,回老家治疗也可以的,因为在这边没人照顾很是凄凉。娘家人都鼓励要坚持治疗,让我重新入住市人民医院,开始化疗了。期间我的小姑子、婆婆照顾了一小段时间就不耐烦了,成天吵着要回去,而我与丈夫关系是疏远的,我生病后他没有来医院看过我,甚至电话也没有。我觉得当时最大的痛苦不是白血病而是被丈夫和公公婆婆伤害。之后的日子我一直都是和其他病友相互帮助度过一个个化疗期的。

即便生病了,但我认为自己是幸运的

        住院期间,两个诊断为职业病的病友知道我的病情和工作情况——长期在大量使用天那水的车间走动,就鼓励我申请职业病诊断。出院后,我就到广州申请职业病诊断,我从那两位病友那里学习到如何准备职业病诊断的经验,所以申请很顺利,加上我和厂里关系比较好,厂里也很配合,诊断结果一个月后出了,我就被诊断为职业性苯致白血病。接下来做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为6级。

        厂里每个月都发了底薪给我,医药费社保报销。2年的医疗期到了后,厂里说不给我发工资,我就咨询社工并到政府部门投诉了工厂。我恳切地求助政府,他们看我要求也是合法的,就叫工厂、社保局和劳动局一起调解。社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向工厂解释我的权利,工资是要发的,直到我死,只要工厂还在都要负责,而且要发原工资待遇,厂里也只能接受了,还补发了我以前的工资差额。

        所以,我觉得虽然患病了,可是我还是很幸运的,职业病诊断之路很顺利,还得到很多病友、社工和政府的多方帮助。

我努力争取赔偿

        2014年7月,我病情复发了,就做了骨髓移植。因为骨髓移植花费很大,工厂出了第一次4100元检查费,之后他们都不愿意出钱了。住院期间我没有护理费,可是做化疗没人护理是很危险的,我就向公司争取护理费,经理很不愿意出,他询问过医生后才答应每周给一次护理费。


        我做移植后2个月我们厂就倒闭了,我很担心,只能叫一位律师帮我,他很尽心,做了财产保全。工厂倒闭后,以前的几个同事很抱怨我,认为是我的缘故导致他们失业。我解释也没用,还是挺难过,因为工作我才患了这么可怕的病,公司理应负责,厂里的生产效益不好,我的权利也受损,反而怪我拖累公司。我现在在和公司打官司,接下来要二审了,希望得到合理的赔偿。

坦然告诉身边人我是职业性白血病人

        我开始患病时女儿才6岁,今年她已经12岁,读初一了,她因为我的病很小就懂事。她自尊心很强,不愿让其他人知道妈妈患白血病。这些年我靠着为女儿为家人活下去的信念才有了现在,我的娘家人都很支持我、照顾我。他们在精神、经济上都给我很多帮助。今年我经济上比较困难,实在无奈之举,就做了众筹,这是我患病这么多年后第一次那么坦然地告诉别人我是职业性白血病人,于是很多认识了很久的朋友才知道我的病,我不知不觉地认为坦然接受就很好。

用热心去帮助病友,用乐观去经营生活

        在医院时,我也会帮助其他的病友,了解他们患职业病的可能性,鼓励有条件的病友做职业病诊断。一些病友会主动询问申请职业病诊断的事,我也很热情告诉他们自己的经验,普济法律知识。不过一些病友不相信,可能因为做职业病诊断太难了或者是他们暂时还有钱治疗。患血液病都是严重的病,出来打工摊上这事经济负担很大,很多家庭都会放弃,若能诊断为职业病,治疗就有保障了。

        我平常在医院很会找乐趣,我过得很开心,我参与全民K歌、逛淘宝,身体好点的时候我会打扮的整整齐齐去逛街,做一个正常人,我参与这些都会为自己的身体和生活负责,小心照顾好自己。

        对于未来,我想在移植满2年后,若血相正常、稳定,我要重新融入社会,我想在东莞做点小生意,不想一辈子被疾病捆绑。

小编有话:  

        梅姐给我们讲她的故事的时候,从容而舒缓,讲到动容处也潸然落泪。一个对未来满怀期待的年轻人从乡村走到城市,从田野走进工厂,收获了财富、友情、权力外,还因工作患得一身白血病!在疾病面前,一切美好都已幻灭。我们在想,如果车间里有完善的通风系统、配备良好的个人防护用品、使用环保的化学品、提供定期的职业健康体检,也许梅姐就不会在生命辉煌的时候被白血病“当头一棒”。

        从她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坚强对抗病魔、争取合法权益、积极对待生活、用爱温暖身边人的职业病工人形象。梅姐不断地积累正能量,这种正能量不断地在充实着她职业病治疗和康复的生活。我们呼吁社会公众也能从这些正能量身上解读出更多的职安健意识。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