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劳工状况 > 这个春节有些冷——张家界尘肺之殇

这个春节有些冷——张家界尘肺之殇

发布时间:2018-04-24来源:土逗公社 作者: 点击:

春节,本该是喜庆的,可对于尘肺病患者而言,却是年关。

流传在张家界的尘肺患者们中的是一个接一个的消息:XXX又住院了!

王跃华、谷泽辉、唐柏强,腊月二十二住进了桑植人民医院,一周后出院,病情缓解了,他们暂且过了一个安稳的年;

王祥勇,已经是桑植人民医院的常住户了,他在医院住了几个月,身体弱得无法出院的他自然也只能在医院里过春节了(注:已于4月14日下午1点05分在桑植人民医院去世,由于没有做尘肺病的鉴定,而且欠医院十多万,尸体仍然在医院冷冻保存,家属前往深圳维权,等待处理结果);

谷忠平,也于腊月二十六感冒住进桑植人民医院,三天高烧不退,无奈之下,腊月二十九转院到长沙职业病防治院,一家人在医院度过了春节,春节值班的医生遇到严重的病人便很烦躁,态度也相当恶劣,一家人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春节后,正月十八,尤光祥感冒了,感到胸闷、阵痛,进了医院;

随后,谷图强、谷和健、胡典武等也进了医院……

这一个个住院的消息,刺痛了每个尘肺病人的心,谁知道哪一天又会有工友离他们而去呢?

冬天,对尘肺患者们很不友好,一个感冒就可能要了他们性命。没有人敢掉以轻心,但每年总有人逃不过这个年关。上一个冬天,向杰、王祥辉、钟以传离开了,前不久,谷贞国也随他们而去了!

谷贞国,倒下了,在这个冬天!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腊月二十八,谷贞国感冒了。对常人而言微不足道的感冒,对于尘肺三期的谷贞国而言却是要命的。

家人把他送往桑植县人民医院,治疗几天后,没有好转,病情反而更加严重了。正月初八,在医生的建议下,又转院到张家界市人民医院,呼吸科没床位,便转到了急救科。

正月十一,医院的任何医疗手段都已经无法挽留他的生命了。或许是医院不希望病人死在医院,医生便建议取掉管子,让他回家。

拔掉管子后,谷贞国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对于谷贞国而言,这或许是一种解脱吧——多年的尘肺折磨,肾结石、脑梗、气胸、肺积水等多种并发症,多年吃药,导致胃吃坏了,肝脏也吃坏了。甚至最近一年多,他都无法躺下睡觉,最后,身体瘦得只有80多斤,腿只有一般人的手臂那么粗了。

可是,多年的医疗费用,也把整个家庭拖垮了。家里顶梁柱垮了,妻子还得在家照顾,家里没什么收入,每年却要花掉一大笔医疗费。

最近的两次住院,便花掉了5万多,就算报销了一部分,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本就欠债好几万的家庭再一次雪上加霜。

按照习俗,当地葬礼一般要办三四天,可家里已经一贫如洗了,妻子想,干脆不办葬礼直接下葬好了。


准备下葬

后来,亲戚借了些钱,简单的办了一天葬礼,就下葬了。


下葬

可这还没有结束,尘肺病去世,可以要求工亡赔偿。但是,谷贞国下葬后,妻子去医院结账,医院却拒绝开死亡证明,声称谷贞国不是在医院去世的,是出院后去世的,让回村里开死亡证明。

或许,这又是医院的什么坑人套路吧!人死了,还得再被坑一次!

只能拿到出院记录,谷贞国妻子说:没办法,说不过他们!

一辈子,换来一栋带裂缝的房子!

还记得那是1992年,改革开放的春天,谷贞国和一些朋友南下打工,他们选择了做风钻,因为风钻的工资比一般的工作高很多。他们以此为自豪——虽然工作辛苦,但是收入比一般人要高很多。

他们工作辛苦,每天在几十米下的井下面工作,灰尘大到看不清对面的工友;

每天从井下出来,头发、耳朵、整个身子全都是白的,身子呼吸道里都充满了灰尘;

他们辗转于深圳的各个工地,在华西、华海、浩丰达等爆破公司工作,没有劳动合同,没有证明劳动关系的证据,就连工资也是现金发放;

这些,他们都不介意,为了家庭,为了孩子,这点艰辛不算什么,可是,他们没想到,他们不但没有改善家庭的境况,反而最终把家庭拖向万丈深渊。

2009年,深圳尘肺门时,谷贞国便查出尘肺二期,工伤鉴定为4级伤残,之后,他再也不能从事体力活了,家里的顶梁柱成了家里的负担。

谷贞国为家里做的最后一次贡献,是09年维权得到的一些赔偿,由于有劳动关系的证据,他得到了26万的一次性赔偿。

对于农村人,26万可是一笔不小的钱,家人决定盖新房,之前的木房子已经破败得不行了。但26万却也并不算多,房子还没有盖好钱就花光了。

后来,谷贞国病情越来越重,家里经济越来越困难,家里人也没心思去继续修房了。

谷贞国去世的时候,当年盖的房子都已经有了很大的裂缝,妻子只好找人做了水泥柱子,把裂缝的地方撑起来。

谷贞国把近20年的青春奉献给了深圳,只换来了一栋带裂缝的房子,最后,却负债累累,还丢了性命。

谷贞国妻子告诉我,不只是他们家这样,他们家附近已经有6个人因为尘肺去世了,每一家都是负债累累。

这不只是谷贞国的悲哀,更是这个社会的悲哀!然而,谷贞国一家已经不能再悲痛了,他们的眼泪已经流干。

天堂没有冬天,人间维权继续

谷贞国走了,留下了负债的一家人,留下了继续在病魔中煎熬的同乡工友们。

工友们都知道,谷贞国的命运不过是他们每一个人的命运,只是时间先后不同罢了。谷贞国走了,也就解脱了,可活着的人还得继续。

春节前,张家界的工友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起到深圳市上访,要求深圳市政府给予他们职业病的相关待遇,给予相应的赔偿。

工友们说:我们知道,我们活不了多少年了,但是,拿到一些赔偿,也算是减轻家里的一些负担,给孩子留下一些钱,至少能让他们继续读书。

然而,工友们的困难并没有博得深圳市政府的同情,最终,工友们在各种繁琐的上访程序和警察的各种手段下,草草的回到老家。

深圳市政府承诺他们,春节后3月份派工作组到桑植县来给他们解决问题。

可谷贞国没有等到那一天,便离开了人世。而其他人在期待中迎来的不过是失望和寒心——3月份深圳市工作组到了长沙市后,开了几天会就回了深圳。4月份再次来桑植也没有给一个让人满意的答复。

工友们很愤怒,可又些无奈!他们搞不懂,为什么政府的承诺总是那么一文不值呢?人民政府的公信力何在?

天堂里没有冬天,可活着的人还得继续,维权路漫漫……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