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劳工状况 > 工友故事|工人的生命≠赚钱的工具

工友故事|工人的生命≠赚钱的工具

发布时间:2018-07-31来源:安之康信息咨询中心 作者: 点击:

摘要

作者年少时进厂打工,从一开始只想拼命加班挣钱,到逐渐领教老板“剥削”劳动价值的招数,再到不幸患上职业病,这段人生经历读起来很“写实”,可能不少工友都遭遇过。认清这个现实之后,我们能做什么?虽然作者并未提及,但值得作为读者的我们,共同思考。


为了赚更多钱,我拼命加班


我在东莞打工,在打工过程中非常努力。


16岁那年,当我通过自己的劳动力赚得劳动报酬时,我非常开心,当时觉得我工作的时间就是金钱。我可以不断增加自己的工作时间和效率,多拿到劳动报酬,便要求多加班。


计件工作时我做得更快了,我做到了所有工人里面计件数量最多的记录,而且比原来的计件数量高出很多,我如愿拿到了更多的劳动报酬。


但是很快工厂对计件单价进行了调整,之后我再怎么努力,却再也得不到调整单价前的劳动报酬了。



从包装部到生产部,

我在生产环节里变得更重要了?


我注意到,生产部一线工人的工资比包装部一线工人更高,看来通过计件提高产量是没办法拿到更多的劳动报酬。我决定去生产部工作。


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学到了更多的技术,拿到了更高的工资,自己在整个厂的生产环节里面也变得重要起来。


包装部的一线员工,工作内容技术含量低,工作岗位很容易被替代;而生产部一线工作岗位,有一定的工作经验积累,补贴就多一些。


生产部的技术人员在整个生产环节,更多关系到机器的技术正常生产,人员流动后普通工人没有办法代替,能够从事生产技术从业人员相对较少,工厂老板自然会更看重。



老板和工人:

不同的身份,不同的生活


我们工厂的老板自己并不懂生产技术,他是靠人脉关系拿到的电子厂生产订单,然后买了生产设备,招了相应的技术生产人员,由管理者来管理工厂的运作。我们很少看到老板露面,只是见他偶尔带个客户来车间里面转转。


工人们都很羡慕老板,向往老板那样的生活。


工人也很苦恼,我们天天干活这么累,每天加班加点,吃的不好,住的也不好,工资又不高,只能勉强维持生活。那些花钱大手大脚的工人每个月底都花光了工资。


有人觉得伙食太差了,应该改善。想想我们每个月为工厂赚这么多钱,老板却可以每天开着豪车吃香的、喝辣的。为了改善伙食,整个生产部,大部分工人都签了名,结果伙食总算比之前好了些。


不过也有工人觉得不论哪个工厂都这样,不行就换工厂了,正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为了降低人工成本,

老板竟用这种招数!


生产部,特别是技术工人,都希望每年涨更多工资,要不就会换其他厂以求得到更高的工资待遇。当然,每年老板也会想尽办法尽量少加工资。


为了让每个技术工人的工资“不透明”,老板选择单独拉拢个别技术人员,“区别对待”地涨工资。被“区别对待”地涨工资的技术人员会为老板保密自己的工资数额,这样就不能形成大范围大幅度涨工资。


后来大家才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是老板“区别对待”的人,老板说的“我只给你一个人涨了工资”这句话,对每个生产核心技术人员都说了一遍。



不幸患上职业病,

才开始关注职业安全健康


2015年,我在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被诊断为职业性慢性中度苯中毒血小板减少症。工作了这么多年,才知道自己一直在工作中接触致癌物质——苯。


工厂从来没有对工人宣传苯的危害,监管部门也是。在东莞工厂,苯中毒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很多像我一样在工作中受到了职业伤害。我开始关注职业健康,发现亲戚朋友所在工厂都存在职业危害,但缺乏职业危害的预防措施。


我没有办法平静了,意识到工厂老板在赚钱的时候根本没有把工人的生命当生命,这些工人只是赚钱的工具。


工人在没有生命安全和待遇保障的情况下工作,资本家是杀死工人的主谋,制度成了资本家的帮凶。


资本在利益最大化和丑陋的人性里让工厂变成了人间地狱。


     作者简介:风筝,一位苯中毒工友。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