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劳工状况 > 工友故事|打工者的看病治疗之路

工友故事|打工者的看病治疗之路

发布时间:2019-07-05来源:安之康信息咨询服务 作者: 点击:

我,一个基层劳动者,在工厂里兢兢业业干了十多年,最后落得一身病。因工厂不愿承担责任和赔偿,我走上了边治疗边维权之路。


治疗、诊断职业病,是谁在阻挠我?


2000年,我入职广州C厂,先后从事操作和喷漆岗位,长期接触天那水、甲苯等有毒物质。


2016年老板准备卖厂,我在离职体检中被查出疑似职业性化学中毒。


2017年1月,我想申请诊断职业病,可是老板一直反对,以有熟人为由让我到某医院去治疗。后来在我的坚持下,老板才送我到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


然而治疗和诊断职业病的过程也并不顺利。


当我到厂里跟老板协商后续治疗费时,老板说在治疗过程我没有掏过一分钱,而他已经仁至义尽地提供帮助了,别指望再从他那里拿到后续治疗费。



另一方面,厂里一直不提供相关诊断资料给医院,后面工厂终于提交了。我怀疑工厂买通了医生,才导致医院诊断办在长达九个月的时间里都不受理。我前前后后跑了很多次安监局、市纪委和省纪委,投诉后医院才受理我的诊断资料。诊断办在受理时还怪我不应该去投诉公司。


实际上,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及时安排对疑似职业病病人进行诊断,并且承担诊断、医学观察期间的费用。然而,在诊断和治疗的过程中,工厂不仅没有承担自己的责任,还三番四次阻挠我。


疑似职业病,有什么法律保障?

点击空白处查看答案,可上下滑动

《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五条 

医疗卫生机构发现疑似职业病病人时,应当告知劳动者本人并及时通知用人单位。

用人单位应当及时安排对疑似职业病病人进行诊断;在疑似职业病病人诊断或者医学观察期间,不得解除或者终止与其订立的劳动合同。

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医学观察期间的费用,由用人单位承担。

后来,我在2017年12月被诊断为职业性化学中毒。


工厂不服诊断结论,继续向广州市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申请了鉴定,2018年4月最终鉴定结论仍为职业性化学中毒。


职业病给我的生活带来什么?


自2016年起,我一直在医院、工厂与政府部门之间奔波,已经很久没和家人团聚,甚至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了原本应该一家人共同欢度的春节。2018年由于医院一直没有空床位,我快过年的时候才能入院治疗。


治疗过程中,我一直过得很辛苦,化学品中毒引起了无休止的头晕、头痛、失眠和精神障碍等症状。睡不着时我就到医院的走廊去透透气,每当这时护士都怕我会做出什么傻事。


现在我已经回到家中,仍需看病吃药,但是医生每次给我开治头痛和安眠的药,剂量只能维持半个月或一个月。每次的药费要一千多,而这些钱还是借来的,因为老板自2016年起就没发过工资。



我感觉自己现在像个废人,职业病给我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和痛苦:记忆力下降,很多事情想做却做不了,家务做不了,班也上不了,不仅没能力照顾好我的两个小孩,还需要年迈的父母来照顾我。


为了健康,我开始经常走动,活络筋骨,跟着村里的人去跳跳广场舞,感觉身体状况还可以的时候去跑跑步。


应得的赔偿,为啥那么难拿到?


2018年4月认定工伤之后,10月份我去做了劳动能力鉴定。鉴定结论出来了,伤残补助金、医药费、停工留薪期工资等工伤待遇,老板却一律拒绝支付。因为厂方不愿意盖章,我的门诊医疗期也没能审批成功;没有离职手续证明,医药费也不能由工伤保险报销。去广州市安监局投诉,工厂就报销一点,不投诉就不报销,反正厂方的态度就是能不给赔偿就不给。


无奈之下,我只能去申请劳动仲裁,但是仲裁结果也不如所愿。仲裁委并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来裁决应有的赔偿项目,只支持了一次性就业补助金,即便如此工厂还是分文都不给。


我不服,于是向法院提起了上诉,2019年1月被受理开庭,目前还在等结果。


对仲裁结果不服,可以怎么做?

点击空白处查看答案,可上下滑动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 第四十八条 

劳动者对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第五十条  当事人对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以外的其他劳动争议案件的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期满不起诉的,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

我一路走来,磕磕碰碰,经历了太多苦难,遇到过许多绝望,也曾想过放弃。可是,从前我健健康康,如今得了这一身疾病,工厂和政府部门难道不更应该依照相关法律法规,给予我应得的权益保障吗?为何还处处为难我?


每当想到我在争取的是我应得的,我就会把放弃的想法抛之脑后。


各位朋友们,你们觉得我的维权之路,能够成功吗?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