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性别 > 分娩之痛,为什么今天还要忍?

分娩之痛,为什么今天还要忍?

发布时间:2017-09-07来源:深一度 作者: 点击:

没人知道榆林孕妇马茸茸经历了多大的痛苦,她最终选择纵身一跃结束了一切。

 

生孩子到底有多痛?这样的讨论一直存在。各种育儿论坛上,母亲们对此的形容五花八门:“就像拿大锤砸肚子,连续砸”、“整个人都在痉挛”。对于“能有多疼”、“都是这么疼过来的”之类的说辞,她们嗤之以鼻       


“分娩的疼痛程度无法用等级去划分。” 一位来自妇产科一线的医生比喻,分娩的疼痛程度类似被火烧灼,不同的产妇对疼痛的敏感程度也不尽相同。无论”准妈妈“们可以忍受的疼痛达到何种程度,期间所进行的喊叫等行为,必将消耗大量的心力。

    

在饱受分娩之痛的过程中,马茸茸情绪失控跳楼自杀,她带着即将出世孩子永远离去。在选择自杀之前,马茸茸曾三次要求剖宫产——那或许是她当时认为唯一迅速脱离痛苦的办法。    


或许马茸茸并不知道,在生育过程中,技术上是可以选择“无痛分娩”的。通过将适量的药物注入孕妇背部,一个新生命诞生的过程变得不再那么痛苦。

 

但这项在国外已被相对广泛运用的技术,因为人们对花销上的考量或是对后遗症的忌惮,目前在我国部分地区,普及率只有1%。 




无法形容的痛

   

提到怎么形容生孩子的疼痛感时,王悦(化名)语钝了。    


破水是在早上7点多,医院就在她家马路对面,她溜达着就过去了。但没多久,一波一波的宫缩让她痛苦不已。用她自己的话讲,“痛到想骂人。”    


她无法表达那种痛,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王悦也没法形容那种感觉;同时,作为一名经常参加运动和耐力挑战的人——她跑过马拉松,也曾翻越大山,生产的过程也迅速击垮了她的意志。    


这绝非娇气、矫情,坐在那台“分娩阵痛体验仪”上之前,大三男生张林(化名)从来没想过,生孩子到底有多痛。“就觉得女人都要生孩子,这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部分。”    


但没等坐上那台仪器,张林就害怕了。“体验之前我们先简单和护士交谈了一下,还没测试就被吓得发抖了。”张林说。    


2017年母亲节,南京妇幼保健医院搞了一个体验分娩的活动。为了感受下当母亲的辛苦,张林和三个男生伙伴来到医院,想亲自体验下分娩的感受。    


当时,医护人员告诉他,医院的妊娠体验是给准妈妈们测试准备的,是为了让孕妇提前熟悉一下疼痛感,到了真正生产的时候不至于太紧张。但是之后的体验却告诉张林,分娩疼痛是绝对没法熟悉的,“整过程除了忍耐绝无办法”。    


妊娠的疼痛模拟用电流模拟,把几个电极片贴到体验者的腹部。模拟体验的疼痛等级有一个电压数值,从0到100,数值越高越疼。    


在体验的时候,护士还在一旁讲解,随着婴儿在母体内的发育,在不同的阶段疼痛的方式和疼痛的程度都不同。从轻微慢慢变强,有时是刺痛,有时是阵痛。


“模拟分娩的疼痛是集中在腹部,而真正的母亲从怀孕起,整个身体都会发生变化,全身各个部位器官由于怀孕而带来的不适,是无法模拟出来的。”同时参加活动的李强(化名)说。    


实验刚开始时,在低电压下似乎还没有疼痛感,而随着电压不断加强,张林体会到了”这辈子从来没有感受到的疼痛",从腹部传来的巨大痛苦传遍全身,从脚底一直贯穿到背部,身体本能地想通过弯曲缓解痛苦,但是却因为电流作用根本动弹不得,“仿佛一根钉子从头钉到脚,动弹不得,痛苦万分。”    


因为个人体质不耐痛,坚持了大概20分钟,张林就受不了了,“当时整个病房弥漫着我们几个男生的惨叫。”李强则回忆,“当时我们几个都差点下不来了,有一个同学当场哭着给妈妈打电话。”  


“无痛分娩”技术


而实验结束,张林的电压数值却显示只有40——而即使是100数值的疼痛,也只有孕妇真实妊娠疼痛的五分之一。  

虽然没通过模拟分娩进行“心理建设”,但王悦早有准备。一进医院就跟医生说,“我要上无痛。”这是她在怀孕时看论坛看到的说法,已经生过孩子的女生朋友也给她全力推荐。“医生检查了一下,说到了两指才可以做。”在王悦看来,其实要求上无痛并没那么困难,不过在整个孕期,多次产检,医生也没有提起过有无痛这个选项。

 

无痛分娩依赖硬膜外镇痛技术。在人体背部的椎管内有两个腔隙,分别是硬膜外腔和蛛网膜下腔,支配产痛的神经通路就聚集在此。将低浓度、小剂量的局麻药或阿片类药物(用药量通常是剖宫产麻醉用量的十分之一)注入硬膜外腔,就能达到缓解疼痛的目的,这并不影响产妇的运动功能。    


北京市妇产医院主任医师周莉向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解释,没进入产程是不能打无痛的,因为根本起不到作用,得等宫口开两三指上。如果孕妇不能够进行顺产的话,转为剖宫产,医生可以接着麻醉管继续往里面打药,就可以做手术。    


上午10点,王悦终于等到开到两指,医生把王悦病房推到产房,准备上药。    


无痛并不意味一进产房就可以上药,而是先要监听胎心等,整个过程持续了约一个小时。中午11点,王悦终于等来了麻醉师,“当时应该差不多开到3指了”,王悦说。打无痛的过程有点像打吊针,但针是打在脊柱上的,不能随便动,当然,王悦也完全不想动了。        


送了药,王悦松弛了下来,“还是会痛,但这种痛就有点像大姨妈时期的痛,没那么难以忍受了。”王悦告诉记者。有人曾说打了麻药之后会睡一会儿,但她睡不着。产房里两张产床,她的“邻居”没上无痛,在声嘶力竭地喊,她也睡不着。    


一般来讲,生产开到10指,就可以用力了。虽然上了药,但到后期,依旧能感觉到疼痛和宫缩频率越来越高。生产的时候,医生给王悦撤掉了麻药,这时候,只能靠她自己。 


“我家孩子最后有7斤8两。”王悦在孩子出生前,有一个预估的体重,当时估计只有7斤左右,“要是超过8斤估计就剖了。”这个数值,让王悦决定顺产。生产中,助产士还跟她说,“你这个孩子看着不大,可能也就6斤多。”      


周莉表示,在北京妇产医院,剖宫产大概占到30%。“即使有顺产率指标的存在,也可以结合实际情况,临时调整为剖宫产。”

 

她解释说,出于对病人负责的角度,如果具备阴道可以分娩的条件,尽量不会进行剖宫产。“剖宫产有一定的风险,可能会造成并发症,医生会根据产妇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剖宮产,并与家属沟通,得到家属的同意。”    


生产困难超乎了王悦的想象。撤掉无痛后,她又熬了一个多小时。“到后来我都崩溃了,说不行就顺转剖吧。助产士说已经看到头了,已经这样了,只能生了。”王悦说,助产士还不停跟她说,“你劲儿怎么这么小,你怎么这么温柔。”     


被“请出去”的家属


顺产的王悦也要接受侧切,缝合时没用麻药,生缝,但王悦已经感觉不到疼了。“跟生产相比,不值一提。”      


“在国外,分娩比较人性化,发明了无痛分娩的方式。随着大家认知程度和技术水平的提高,我们开展这样的方式是有一定的好处的。”周莉说。 


“国内选用无痛分娩这一方式的程度远小于国外,一是无痛分娩对麻醉师要求较高,没有足量的麻醉师,二是无痛分娩的价格高于顺产。”一位一线妇产科医生透露。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我国麻醉医师数量严重缺乏,只有8.5万人,如果按照欧美国家每万人配备2.4个麻醉医生的标准,中国应该配备30万—50万名麻醉医生。

    

为了提高生育体验,不少妈妈选择了去国外生孩子。王若雨(化名)选择去美国生,不仅可以无痛分娩,还能让家人陪产。


在美国,只要自身身体条件允许,大部分产妇会选择无痛。王若雨告诉深一度(intothoughtdeep)记者,“选择无痛可以更好地去感受整个产程,而不是去体验撕心裂肺的痛,国内不少不愿生二胎的妈妈就是因为生头胎时疼怕了,我怕疼,我选择无痛。”   


一开始,家人也是反对无痛分娩的,但因为尊重王若雨的选择,再加上美国大部分产妇都是打无痛,家人也就默许了她的选择。   


王若雨属于对疼痛不太敏感的产妇。凌晨3点开始感觉到宫缩,等她不紧不慢早上8点到达医院时,宫口已经开了5指。若雨等到宫口开到7指才选择上麻药,除了自身对疼痛不太敏感外,她也担心上麻药后宫口开的过慢。    


上完麻药,王若雨舒服多了。因为前一晚没有休息好,若雨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大约五六个小时后,麻药减弱,疼痛随之袭来。由于之前上了麻药,催产素降低,宫口又只开了一指,开到了8指。“那样的痛,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好像要把腰压断一样,巨疼,插了尿管,无法翻身,只能平躺着。”王若雨描述道。


美国的助产士不希望看到产妇因生孩子而遭到折磨,当若雨要求加麻醉剂量时,助产士对她说“你可以自己加。”陪产的长辈不太同意,因此若雨只能默默哭着忍受疼痛。


最终,一旁的助产士以检查宫口为由,将家属请出了病房,并对王若雨说“你按下这个按钮就可以给自己加剂量了,一下不够,你就按两下。”

 

按下按钮后,王若雨又恢复了平静。    


但在国内,这样的操作并不可取。周莉表示,上不上无痛,这得夫妻双方沟通。“我们为了把风险降到最低,让夫妻双方都来听取介绍。这就是看他们对这件事情有没有共同的认知度。”

 

同时,医生可以根据产妇的情况建议无痛分娩的方式,比如有些产妇忍不了疼痛。“但是得由孕妇提出要求,我们才可以进行,需要沟通签字的。”周莉说。



最低1%的普及率


分娩阵痛体验结束后,张林拉着屋里一个女生的的手说:“你可千万别减肥,越瘦生孩子越痛。”他还专门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跟她说,“很感谢你当年用力把我生下来。”   


张林更能理解女性的辛苦了,在生孩子这件事上,他决定完全尊重未来老婆的意见,“如果她不想要孩子,我也可以接受。“   


这个被“分娩”折磨的男生并不太了解无痛分娩的含义,但能猜出个大概:“无痛应该不是完全无痛,而是疼痛减缓吧。”李强还觉得,或许无痛分娩会伴有后遗症。    


“这种方式对产妇和婴儿没有伤害,是给对母婴都安全的剂量。”周莉强调,“发生神经损伤是有可能的,但是几率很低。”

 

对大多数人来说,无痛分娩的方式对孕妇产后恢复是没有影响的。但是也有例外的情况出现。个例因人而异。对新生儿的影响不大。

 

并非所有产妇都能选择硬膜外镇痛,其禁忌包括头盆不称、骨盆异常、胎儿窘迫、胎盘早剥、前置胎盘等。北京妇产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张青林介绍,孕产妇提出无痛要求后,会有医生对其进行评估,符合条件方能进行镇痛,如果有一些用药的禁忌症或者对药过敏的孕妇,这是不可以进行无痛分娩的,一切都要以检查的指征为依据。   


来自北京妇产医院的数据,2016年全年,全院共接产14778例,其中超5成孕产妇选择无痛分娩。在这近1.5万例孕产妇中,76.8%为高危妊娠,麻醉科主任徐铭军介绍,越是高危,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越主张进行无痛分娩,这对产妇本身起到一定保护作用。

 

据媒体报道,在中国,东南沿海的无痛分娩普及率较高,在广东省为10%。而在中西部地区只有1%,这被认为,与“无痛分娩”是否纳入医保等经济上的考量有关。

    

此外,国内很多产妇家属反对上无痛,其实也不是怕花钱。王悦回忆,她上了无痛全程1000多。“很多人不同意,一个是担心打麻药对孩子不好,第二是听说大人以后会落病根儿,生完孩子会腰疼。”她说。    


现在,王悦的女儿两岁多了,她没坐过月子,而她的腰,也从来没有疼过。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