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劳工状况 > [江苏] 民工应聘调查

[江苏] 民工应聘调查

发布时间:2008-03-11来源:江苏商报 作者: 李冀  点击:

  企业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是一项强制性的法律规定,也是切实维护农民工权益的重要保证。然而,记者在安德门劳务市场调查时发现许多农民工由于种种原因不愿意签订劳动合同。

  找工作先问加不加班


   来自安徽的王健鹏不断地看着手中那张皱巴巴的纸片上的文字。上面写着:“每个月按时发钱、每天工作多长时间、休息天加班要算加班费……”“这是我第一次出来打工。”小王说,“我的老乡给我讲了这些新劳动法上规定的事情,教我一定要向老板问清楚这些事情,不然会吃亏的。”

  新人都知道用新劳动法来保护自己,那些打了好多年工的人自然更是这样。工作时间、加班工资问得十分详细。“现在民工越来越精明了。”正在现场招聘的某物流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此次招的是搬运工,工资开到了1000元,但是一个上午人没招到,口舌却费了很多。原来很多人把各家企业的工资信息全部收集起来进行比较。

  中介也普遍感到了农民工维权意识的增强。一位中介经理告诉记者,现在生意很不好做,不少农民工干了一两个月后,发现老板加班工资少算,就会回到这里要求重新介绍,而企业老板也会打电话来抱怨,今年介绍的工人怎么会这样。

  一个打桩公司的招工负责人则在现场抱怨:“一上来就是加班的钱怎么算,像我这样的还不知道加班的钱怎么算,如何给他们讲。”

   民工不愿签合同


   虽然很多像王健鹏这样的民工都希望《新劳动法》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多经济上的保障,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签订合同。放心中介的赵经理告诉记者,今年市场上有至少三成的农民工不愿意签合同。记者在现场采访时也发现不愿意签合同的民工比比皆是。

  “签了合同以后就走不了了,还是签协议吧。”来自苏北几位民工正在合计。他们刚刚相中了一家模具厂的活,老板在他们面前摆着两张纸,一份合同,一份是协议。合同是一年的,规定中途不能随意离职。而协议,则只要写明自己本人不愿签合同。“我们都是打半年工的,夏天的时候还要回老家农忙,如果签了合同,到时候就回不去了。”他们七嘴八舌地对记者说。“我们也知道这个协议在劳动部门里是无效的,但签了它这些民工就不会向劳动部门举报了。”该企业的招工负责人对记者说。按照新的劳动法,一年内不签合同的企业,要向劳动者支付双倍工资。为了不让未签合同的民工举报,企业想出了这个应急的对策。

  “现在好多农村来的小姑娘都是不愿意签合同的。”安德门市场放心中介的赵经理对记者说,“她们都是在结婚前出来打一阵子工,等到结婚生孩子就呆在家里不再出来了。她们都害怕合同会缠上她们。”

  除了害怕限制自由,民工们对签了合同就要交保险也很有想法。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南京,签了正式合同后农民工就要参加五项社会保险,除了工伤个人不用缴纳外,其中养老保险是个人缴纳8%,单位缴纳14%;失业保险是个人缴纳1%,单位缴纳2%;医疗保险是个人缴纳2%,单位缴纳9%,这意味着民工每月要缴11%的月薪为社会保险费。而对外省的一些农民工来说,保险不能随人转移也是一道坎。比如一位河南籍民工在南京打工合同期未满要回去,他只能去劳动部门办理退保手续,退保后他拿到的钱只是自己每个月缴纳的部分,单位代缴的部分则享受不到。而转保手续复杂限制多多,也让许多从未进过行政机构大门的民工们感到很难。比如在南京,由外地转入南京有两大限制条件:一是年龄限制。省内转入的男性需在55岁以下,女性需在45岁以下;外省转入的男性需在50岁以下,女性需在40岁以下。二是必须先参保后转入。本省城市转入南京的农民工,需在南京参保满5年之后才能转入;外省则需满10年。现实中许多农民工都达不到这个条件,即使达到也不知道如何办理。

  而对老板的不信任也是不愿签合同的重要原因。“一条条一款款那么多,我们都看不懂,里面弯弯绕不就是要卡我们的钱嘛。”听到记者在问为什么不签劳动合同时,旁边一个民工插嘴说。这引起了许多民工的共鸣。这位民工又提高嗓门说:“依我看,不要什么合同不合同的,最好就是干一天活就发一天钱,干干脆脆,直接装到口袋里。”很多人不禁为他的话鼓掌。

  感觉不到工资涨了


   安德门民工市场,大屏幕上不断滚动的招工信息,令市场里所有的农民工兄弟们躁动不安。

   “涨了,真比去年涨了。”已经连续第二年在安德门找工作的安徽淮北人张桂生指着屏幕上的一条信息说:“我去年做小工40元一天,现在50元了。”涨的不只是建筑小工,去年这个时候饭店勤杂工每月750元左右,而现在是900~1000元,保姆去年800元现在1000~1200元。

  而一些技术工的工资则上涨得更多,安德门市场门口,一辆无锡牌照的依维柯车窗上打出招电焊工的广告,上面用红笔将“每月2500元”的字样描得分外明显。招工的负责人说,在当地很难招到他们想要的电焊工,所以到南京来看看,这个价格比去年整整多了500元。安德门市场办公室袁主任向记者介绍,年后进驻该市场招工的企业,岗位月薪平均上涨了200~400元。

  行情看涨让张桂生很是高兴。去年在南京的一家工地上打工年终带了8500元回家,今年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1万元,另外还要去趟中山陵和夫子庙。不过张桂生今年却不愿意再干小工了,因为这个活实在太辛苦,在工地上吃住和工作的条件都非常差不说,有时甚至干到晚上11点。“工资涨了自己再省点,应该没问题。只是我希望找份在室内干的活。”张桂生说。

  春节以来安德门市场每天都能提供近2000个岗位。在密密麻麻的招工信息中,张桂生很快就看中了一个家具厂的活。那张纸上写着1200元每月,包吃住,每周休息一天。“工资不错,又有休息日,很适合我。”在交了35元介绍费后,张桂生从中介手中拿到了一张写有地址和电话的小纸条。家具厂在小行,记者与他一同前往,在居民的指引下,很快找到了这家开在街边的工厂。

  “这里的活很简单就是切板材。”家具厂的老板说。当张桂生询问工资怎么发时,老板告诉他,是月月结算,但工资是计件的,这里熟练的工人能够拿到1200元。开始可能只能拿到1000元左右,而且每个月还要交60元菜金和50元的保险。“也就是我现在只能拿到900元一个月?”张桂生问。“是这么回事,什么时候拿到1200元要看你自己活干得怎样了。”老板说。

  对这样的结果,张桂生很失望,因为这并不比他在工地上做小工拿得更多。最终他决定再次返回市场。“看来只能让他再介绍一个工地小工给我了。”张桂生说。

  事实上,张桂生的求职遭遇并不是个别现象。“我们外面贴的工资标准,大部分拿到手的都没有这么多钱。”一位中介经理对记者说,“在这两年持续用工荒的前提下,今年企业又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物价上涨,包吃住成本上升,二是新劳动法规定的保险更加规范,以前缴一两个险现在四险(工伤、医疗、失业、养老)齐保,因此用人成本增加了。而这些费用是被包含在民工工资中的,因此虽然看起来涨了不少,但是民工实际拿到手的没有这么多。他为记者算了一下,吃住和缴纳保险金的费用加起来,每位工人平均要扣去140元而在去年这个扣除的数字只有50~60元。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