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劳工状况 > 广东重构劳资平衡(摘)

广东重构劳资平衡(摘)

发布时间:2011-01-10来源:FT中文网 作者:拉胡尔?雅各布 点击:

  过去的一年,工资水平不断上涨,原材料成本螺旋式攀升。在这样的一年即将结束之际,在华南开厂的香港商人们,又得到了自己不想要的那种“节日惊喜”。

  距圣诞节只有两天的时候,在毗邻香港、人口众多的深圳市,一位高级官员表示,允许工人指定自己的工会代表的新指导方针“已基本上得到批准”,并将“尽快”出台。

  去年,台资电子企业富士康(Foxconn)发生了一连串工人自杀事件,广东的日资汽车配件企业也爆发了多起工人自发组织的罢工。在那之后,力量的天平已开始从向工厂老板倾斜、转为倒向工人。上述官员的言论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富士康是苹果(Apple)等多家跨国公司的产品供应商。

  深圳的“集体协商”指导方针具有重要意义,据参与草案前期讨论的中国内地学者表示,这是因为,该指导方针的最终版本有可能允许工人选举自己的工会代表——这一重大变化可能会引发更多劳资纠纷。

  在去年5月爆发罢工的本田(Honda)佛山配件厂,23岁的工人黎伟宁(音译)已在企盼今年4月份再次加薪。他希望到那时,自己的月薪将从1600元人民币涨至约1800元人民币(合270美元)。2009年时,黎伟宁的月薪为1200元人民币。

  去年7月和8月,为应对风起云涌的劳资纠纷,广东省人大出台了《企业民主管理条例》草案。中国许多劳动密集型工厂都位于广东省。

  尽管草案名称不痛不痒,但内容中却隐藏着一个激进的民主想法:广东省人大提议,工厂董事会三分之一的席位应由工人占据。“我们非常震惊,”香港工业总会(FHKI)副主席、钟表制造公司老板刘展灏(Stanley Lau)说道。

  由于来自香港工厂主的压力,让工人出任董事的计划去年11月被放弃。然而,工厂有三分之一工人提出要求、即须启动工资集体协商的规定被保留了下来。

  刘展灏表示:“如果你问工人‘想不想加薪’,那当然至少会有三分之一的工人回答‘想’。那样的话,你不得不把时间都花在这上面。”

  劳工维权人士对这个问题有着不同的看法。香港某劳工服务机构负责人表示:“虽然香港雇主们进行了反击,但工人与老板间的斗争现在才真正开始。”

  他认为,去年的罢工让政府意识到,冲着工厂老板的怒火很容易转而对准自己。他表示:“政府现在意识到,赚钱的是老板们,而埋单——政治账单——的却是自己。”

  去年7月,包括黎伟宁在内的本田配件厂工人选出了自己的工会代表。潘教授表示,这是中华全国总工会协助组织的首次此类选举。本田方面拒绝置评。

  面对广东工业腹地劳动力短缺、通胀加剧的现实,以及工厂主可能把工厂迁至其它地区的潜在威胁,政府官员们陷入了两难境地。但去年11月30日,《中国日报》(China Daily)援引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葛国兴的话报道称,广东省可能不得不在今年年初提高最低工资水平。目前,该省最低工资为每月1030元人民币。

  葛国兴警告称,今年2月初农历新年大量农民工返乡后,广东省很可能会面临劳动力短缺局面。去年12月,北京市政府宣布把北京最低工资标准提高21%,自今年1月1日起生效。

  预计“集体协商”的精确定义将很快出现在劳动法中,不管它如何定义,广东数百万农民工心目中的年度工资将会上涨的信念,都有可能会成为一种不断自我强化的有力趋势。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