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劳工状况 > 经济风暴下,中国的外来民工

经济风暴下,中国的外来民工

发布时间:2009-01-26来源:苦劳网  作者:特约记者Torrent  点击:

(2009/01/19 苦劳报导 )小林穿着全身黑的牛仔装,简利的发型加上飘染,如果不是出现在深圳龙岗的职业介绍所,背着超大号旅行背包的小林,还会让人误以为是背包客。小林从广东顺德的某家工厂辞工以来,为了找工作,短短几天之内,从珠三角左侧的顺德出发,绕经佛山、广州,无视春运北上的民工潮,反而顺着珠三角右侧南下,沿着东莞各县、深圳关外各镇加工出口工厂密集区的人力市场找机会,小林说:“没打算回家过年,希望能在放年假前,找到好工作。”

  小林要的不多,只要工厂按照劳动法令发放最低工资、加班费,一个月1500至1700人民币就能让他待在珠三角。

  2008年10月,全球金融风暴吹到仰赖加工出口贸易的珠三角,关厂、歇业、放无薪假的企业不可胜数,光东莞一地,据东莞台商协会统计,2008年东莞倒闭迁移的企业大约有2500家,台商就占了三成。一开始,被挤出的工人,不全然是单向地往来时路北回归乡,大批的工人,是呈着放射性的方向流散,四处找工作,由于越往南方最低工资越高,深圳这个国境之南、改革开放之始,常常成为民工最期待的希望之地,回乡,常常是最后的选择,到了11月底,中共农业部计算已经有780多万中国各省分的外来工放弃寻工北上回乡。小林是12月底近一波离厂的工人,不知道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金融风暴之始


  闷烧了一年的美国次贷风暴,终于在2008年9月以雷曼兄弟倒闭这个猛爆式事件迈向新的阶段,在欧美国家,不仅威力扩散到金融业,甚至连非金融业都受到严重冲击。美国曾因为布什政府退税勉强撑起的消费市场,一下子回到冰点,珠三角,这个世界工厂,一名台商说:“已经不是订单剩下之前三成五成的问题,而是根本看不到单。”

  许多在珠三角工作的工人都不约而同的表示,工厂的劳动条件及管理方式,在2008年10月一下子就恶化。在台资华得电子工厂工作的阿志就说,到了10月,管理人员明显严苛,常常没事找碴,而每次下班前的集合,就不断明示暗示现在辞工、请假很容易。刚从湖南上完中专就南下打工没四个月的阿志,就真的在11月底提了15天假单,想回家看看,结果12月中一回工厂,厂方居然说已经批了阿志四个月的假。阿志只好就在深圳等着,暂时靠着开出租车的父亲和老乡接应生活。阿志说,华得厂原本有2000多的员工,现在以裁员、无薪假的方式,大概剩下1500多人。

  在陆资标签印刷工作的小刘,也因为10月面临公司要求从原本的技术工工作做普工工作,而与资方发生冲突,选择离职。

  与其说是2008年10月感觉到劳动条件恶化,倒不如说是到了这个时候,劳工才意识到这和金融风暴有关。在龙岗刚成立法律咨询据点的红花草石秋表示,其实2008年初开始,资方就开始运用管理手段和工资计算来逼退劳工,但由于劳工的信息落差,不知道外在环境已经变化,选择离职这种以脚抗议的对抗模式,但一进入劳动力市场,才发现现在工作非常难找。石秋说:“这一年来,看多很多民工的彷徨与无助。”

  “自然流失”的民工


  在深圳宝安附近的台资厂聚集区设立劳工NGO的工作人员表示,2008年底开始,资方的逼退手段不断出笼。她说,以某台资厂为例,就以职业调动、降级的方式逼退资深员工,避免掉高额的经济补偿金,而在普工方面,则将2008年中后新召的员工以试用期不合格,全部解职。

  而许多工厂,当然也会出现员工罚款暴增、管理更严的基本动作。也出现了从来不体检,就忽然来个全厂大体检,抓到有B型肝炎的员工,就直接资遣。但这名宝安NGO工作人员说,谁知道是不是资方和医院勾结,按照资方需求做出B肝带原者的额度。

  最重要的,在大环境恶化下,没有订单,就没有加班,但珠三角的薪资结构,长期是在每日工作8小时,每月能领取刚刚够生活的最低工资,一定要每天加班到12小时、周六周日整天加班,领取到的加班费,才能让一个普工存得到钱。这种原本就扭曲的薪资结构,让员工一到了工厂没有加班,就想要离职找有加班的工作。在以往,这是个别厂的经营不善,而民工还能跳槽到更好的厂,但现在却是劳动力市场普遍紧缩的情况。

  宝安NGO工作人员说,目前仍想经营的资方,是采取“自然流失”的方式资遣员工,让劳工变成游离的个体,离办厂。

  劳资关系紧张


  勒紧裤袋的资方,大裁劳工、紧发薪水,而不想撑下去的老板,固然有循正常管道歇业的资方,但往往为了规避关厂将需付出的积欠工资、经济补偿金、税金,就像台湾一样,索性关厂落跑,在中国,这叫做“夜逃”。

  个别中国劳工被迫离职时,不是忍气吞声,就是依照劳动法令至政府劳动站诉求调解。但目前除了案件过多,劳工常常得排五、六个月之外,执法人员的态度之不佳,让许多劳工吃闷亏。

  这些除了是个别公务员的素质之外,也是部分政府的政策,在东莞经商的一名台商在广州两岸两会的珠三角台商座谈会中说,东莞清溪镇政府已经对劳工申诉采取高积案、吓劳工的方式帮忙台资企业让劳动合同法的冲击到最低,例如,当劳工至劳动站申诉时,工作人员会先说要排到2009年6月才能处理,还问劳工缴了社保费和税金没有,这些缴了再来申诉,这名台商和满场的其它台商说,东莞政府最为台商着想,各位应该要各地的政府比照办理。

  此外,从2005年珠三角缺工、最低工资提高开始,因为经营不善而夜逃的资方就已经暴增,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因金融风暴影响而夜逃的资方越来越多。只要夜逃,势必引发员工追讨薪资及补偿金的群众抗议运动。

  但不仅是关厂抗争,劳动条件下降,厂内抗议也增多,罢工、堵路等抗议方式也在珠三角时有所闻,12月底,中国上市公司佛山照明就因资方片面宣布降薪引发部分车间罢工并且堵住高速公路的大型抗议事件。据某NGO工作人员事后询问佛山照明员工,这次抗议广东政府镇压激烈,出动镇暴警察,并使用催泪弹,抓了30多人,一直到1月初都还没放出来。

  一名香港劳工团体工作者分析,目前广东政府有个别劳资争议延后处理,关厂群众运动则较为积极让员工领到钱散去,至于工厂仍继续经营,只因劳动条件下降造成的群体劳工抗议,则强力镇压,避免工厂因抗议升级被迫关厂,影响地方经济及政府收入。

  人肉市场称斤论两


  目前珠三角一改前几年企业招工难,工人到处待价而沽的情况,变成劳动市场供过于求,民工一位难求。再加上2008年底国际订单大幅减少,资方更有弹性用工的需求,这时人力市场更是呈现紊乱及无政府,民工只能被迫在人肉市场上称斤论两。

  珠三角地区人力市场良莠不齐,职业介绍所向劳方、资方收钱后,除了维持基本开销外,也要向政府缴纳高额规费,中间的差额就是利润。在这个劳动力买方市场的时期,许多职介所看准民工需工孔急,就在门外张贴根本不存在的知名企业招工广告,引诱民工进门询问,并要求民工需缴纳100元加*员,等待面试通知,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好的职介所,例如龙岗的新路程,日资大厂的招工广告确实存在,但仍要询问的男工缴纳150元、女工80元的会员费,等待面试。也就是说,这就是人肉的上架费。

  另外,所有的劳动力市场为了让资方弹性用工,都有劳动派遣存在,珠三角也不例外。尤其是2008年底国际订单不仅缩减,而且交货期缩得更短,厂商要维持生存,更需要能够临时招募、短期大量加班的临时工,手头上能调动大批民工的人力中介就极其吃香,而许多的中介也是所谓的“黑中介”,按人头向厂商收取工资,再从中大笔苛扣,甚至还有卷款。2008年10月,深圳就爆发过某工厂关厂,黑中介也跑了,正式工和派遣工一起抗议的事件。

  龙岗新路程职介所在过年前,张贴出仅有日商的日立及华东两家有招男性普工,刚好这两家,不仅按照中国劳动法令派发薪资,还有许多员工福利。新路程的工作小姐告诉小林说:“在这里工作过的民工,多少都听过这两家公司可以说是最好的。”的确,绝大部分在中国的日资厂虽然管理严格,但至少都不苛刻,薪水福利也比台资、港资厂好。

  小林缴了150元上架费,希望第二天能去华东面试,背起他的大旅行袋离开。小林走到正在地铁施工满尘飞扬的深惠路口,在路边摆摊截人的另一家职介所员工立刻黏上,说了几句后,小林就跟着其中一名工作人员离开,应该是到了对面的办公室缴会员费,再碰碰看另一个机会。但这家职介所公开的王牌工作,居然是已经早不招工并且裁员、放无薪假的台资厂华得,而身穿黑衣的小林已经和职介所员工从对面的天桥走下,进入职介所,唉,祝他幸运吧。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