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分析评论 > [绍兴] 快递员生存状况调查

[绍兴] 快递员生存状况调查

发布时间:2013-11-20来源:绍兴日报 作者: 点击:

  他们是电商世界里的“传送器”,每天都在路上

  他们是传说中的“万元户”,现实里却是“高压工”

微调查


  核心提示:随着电商崛起,网购成风,物流行业也正以风驰电掣之势一路狂飙突进。去年,各家电商大佬纷纷推出“双十一”这个重磅噱头,引发了数以亿万计网友的抢购狂潮。据阿里巴巴此前公布的数据,去年“双十一”期间,支付宝交易额达200亿元,而今年预计将达到300亿元。这将进一步刺激物流行业的飞速运转和快递业务量的爆发性增长。

  据国家邮政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8月,我国快递业务量完成7.5亿件,同比增长61.6%,至此,我国快递业务量的增速已连续30个月超过50%。其增速之快,绝非其他行业可比。也正基于此,几乎每天全国各地的快递员都是倾巢出击,全城奔走,他们掌握着你的基本信息,成了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然而,行业快速增长的同时,却频发“过劳”事故。10月30日,杭州一名入行3个多月的快递员邱师傅倒在了送货的路上,等人们发现时,他的脉搏已停止了跳动。

  类似邱师傅这样的悲剧的背后,到底是怎样的强度和压力?又是一年“双十一”,原本摩拳擦掌正准备迎难而上的快递员们状态怎样?上周,记者带着这些疑问走近我市五千余名快递员队伍中,跟随他们一起派送收取快递,了解他们的生存现状。

  实录:一天工作10小时,收送件达两三百件


  早上7点,21岁的郭祖宋站在两米高的台子上整理当天要派送的快件,“这些都是早上刚到的快件,原则上我们必须在中午12点之前送完。”小郭看着手里的纸盒,熟练地按照地址将他们归类。

  除了小郭外,高台上还有二十几位年轻人各自忙碌着,他们脚边都堆放着小山似的快件。中通速递的负责人说,“这些是早上第二批去派送的业务员,大部分负责城区的快件。第一批业务员要跑其他县(市),为了按时派送完毕,差不多六点就要走了。”

  7点45分,小郭开始一堆一堆地往电动三轮车里放快件。

  8点钟,装车完毕。记者跟着小郭一起开始了派送工作。从市区人民东路向南进入平江路,再沿着平江南路一路往南直到二环南路,这个区域大多是个私企业聚集地和科创园区,还有部分公寓住宅楼。基本上每经过一个企业或者小区,小郭都要停下来送件。

  记者注意到,除了个别新落成的高档住宅区和大型企业会由门卫负责签收,这一带大多数老旧小区和一些小微企业并没有完善的物业管理,每一个快件都必须由快递员亲手交给客户。

  “你好,我是中通速递快递员,我刚敲了你家门,你不在家吗?”刚从浪港新村九幢二单元五楼跑下来,小郭开始联系不在家的客户,“好的,那我下午再来。”在一些住宅区内,这样的“跑空”并不少见,为了尽早让客户收到快件,少听到客户抱怨,每一个快递员尽量会把当天的快递当天送掉。“有时候明明说好了送件的时间,但是到了又不在,再打电话,又说下次。可是下次送到了又说我们送得不及时。”这样的批评郭祖宋入行5年来没少挨。

  11点45分,小郭完成了上午的派送工作,据记者估算,这一上午,他共跑了45个点,派送了130多个包裹。在各个派送点来回跑了近150次。在一些住宅区,比如浪港新村和禹陵公寓,共爬了七次楼梯,其中有五次都在三层楼以上。

  下午3点,小郭又骑上他的小三轮开始跑去收件,记者数了下,这一下午他共跑了16个点,收了80几个快件。晚上6点30分,他回公司装车,一直到7点30分,郭祖宋终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聚焦:最怕投诉、遗件和请假


  刚从医院回来的黄培虎终于能睡个好觉了。为了照顾生病的妻子,黄培虎向公司请了几天假,这一请却让黄培虎十分不安。“我们不像打篮球一样有替补,每个业务员负责一片区域,如果一个人有事请假了,就要靠其他业务员来分担他那片的快件,这就会给其他业务员增加很大的工作量。”

  今年28岁的黄培虎是韵达快递的业务骨干,在韵达工作的5年时间里,他几乎没有出过任何纰漏和失误。然而最让他头疼的就是假期问题。“一年到头,除了春节能有一个长假,从正月初七开始上班之后,就再也没有假期了。别说双休,就是法定节假日我们也是不休息的。”

  经常网购的市民祝女士说:“今年中秋前一天我在网上买了一件衣服,厂家在上海,原本以为要中秋之后才能收到,没想到第二天上午9点多快递员就给我送到了家门口。那天雨下得非常大,快递员都淋湿了。看来他们并没有放假,真的太不容易了。”

  没有假期是快递业务员的普遍生存状态,除了这个难题,最让快递员头疼的还有被客户投诉和货运或者派送途中因其他原因遗失快件。

  来自安徽的张岩在申通快递干了4年,业务成绩一直优秀的他在不久前却被告知遭到了天工华庭某客户投诉,说是快递遗失,而网上显示快件已签收。后来调查才知道,那个快件上的署名是客户父亲的名字,当时张岩将快递交给了客户的父亲。“他在网上查了之后就打了投诉电话,怎么解释也没用,后来与他父亲沟通才算了事。”

  像张岩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申通的业务经理任金华告诉记者,类似的投诉电话每天都有很多。“很多客户不理解快递员,有时候早上七八点业务员就会接到电话要他们立刻去送快递,送得早了又会被客户投诉打扰他们正常休息。快递员工作本身就辛苦,一旦被投诉,考评自然就会打折扣,这样恶性循环,对他们的身心健康都有影响。”

  此外,据记者了解,无论刮风下雨酷暑严冬,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让许多业务员患上胃病和关节炎。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许多年轻的业务员都早早地穿起了加厚的棉衣外套和护腕护膝。

  思考:“万元户”只是传说,劳动保障机制待规范


  据市邮政管理局统计,截至9月底,我市的快递进出量同比增长了69.97%,预计今年的增量将达到70%以上。“目前登记在册的快递公司有85家,快递从业人员5000余人,相比于其他城市,这个数量并不多,这意味着每个业务员承担的业务量都非常大,而且数量在成倍递增。”市邮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快递员的工作确实非常辛苦,这次杭州发生的‘过劳’事件并不特殊,‘过劳’已经是这个行业的通病了。”

  该负责人说:“绍兴地区快递员平均月工资在4500元左右,很显然他们的劳动强度和收入并不对等,这导致很多快递员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和金钱来调适自己的身体。而这样长时间的运作,即便是机器也会出问题。”

  行业“过劳”引发了有关学界专家的思考。绍兴文理学院公共管理系主任白文杰博士说:“随着近几年物流业蓬勃发展,快递公司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由于该行业准入门槛较低,导致一些不规范的快递公司一味以低价和速度来分食市场蛋糕,导致行业内部产生一系列恶性竞争。而一味追求低价和速度,受害最大的就是快递员。若长此以往,这种鞭打快牛、跑死快马的悲剧还会发生。”

  白文杰认为,一方面,快递企业要真心关爱快递员,不能竭泽而渔。根据《劳动法》等法律规定,劳动者一天工作不能超过8小时,一周工作不能超过44小时,工作日超时工作就算加班,必须要额外补贴加班费。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另一方面,当地的劳动监察、邮政管理等其他相关部门要加强行业监管,可以研究提高行业准入门槛,从整体上提高从业企业素质,减少甚至杜绝行业内的恶性竞争。此外,各级工会组织要负起责任,切实维护从业人员的基本权益,不要让快递员投诉无门。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