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历史资料 > 福斯特《工人生活片断》(摘)

福斯特《工人生活片断》(摘)

发布时间:2016-04-29来源:《工人生活片断》 作者: 点击:

——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的职业病



第一章 工 作



  我七岁起开始做工。干的是卖报——以前的“费城明星晚报”、“新闻报”、“消息报”和“呼声报”这四家报纸都久已停刊了。九岁那年,我向万纳梅克公司求职,但他们叫我待长大后再说罢。十岁时,我终于想法“去工作”了。这是我在木材、农业、建筑、化学、五金、采矿、运输等行业中干活二十六年(自一八九一至一九一七年)的开始——在这期间,我的足迹遍及全国。以下就是我在这些行业中所得的经验的真实描写。


  肥 料


  几乎每一门工业里都充满着职业性疾病。这些疾病使大批工人备受痛苦和招致死亡。我常见到工人们为了雇主的利润而残忍地被剥夺了健康。离开克利奇曼后,我在美国铸字公司干了三年,在那里我全身都饱沾了铅味。其后,我在费城哈利逊白铅公司充当加煤工人。这工厂的混和铅粉车间对人体伤害极大,工人们称之为“死屋”。这项最危险的工作是由新自外国来的移民担任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这种工作对他们生命的威胁。其他工人们常常说,如果一个在“死屋”工作的人能勤俭储蓄,那到他被铅毒夺去生命时,他的钱只够买一具棺材。
  但是我所经历过的最不卫生的工作条件是在肥料工业中。我从一八九八年至一九○○年在这门行业中工作,工作的工厂和地点各有不同,我在其中当过小工、汽管装配匠、加煤工人、技师和熟练的调肥工人。
  肥料业中最有害和不卫生的工作部门之一,是处理城市垃圾。宾夕法尼亚州西里丁镇的美国还元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儿,有些垃圾放在炉子里焚掉,其余的垃圾放在巨锅里煮,然后弄乾、混和后当作肥料出卖。
  这个工场脏得难以形容,对工人和当地全体居民的健康都是一个威胁。场内垃圾到处乱堆,听任腐烂。我常常看见垃圾场上有整幅由蛆虫构成的匍匐行动的活地毯。夏季里,垃圾最多,工场都塞满了;几百吨腐臭的残羹,夹杂着腐烂的死猫、死狗等等,都堆积在外面烈日之下。这堆东西发恶臭,有苍蝇和蛆虫,实在令人作呕。在这个工场周围一英里的地区内,满天都是臭气。它还送出千百万肮脏的、带着病菌的苍蝇来威胁全区的居民。
  肥料工业的另一个害人部门是处理死畜。我也在这种地方工作过,地点在宾夕法尼亚州怀俄密辛镇。工场的所有者是一名兽医。这位兽医在诊治病马、病牛、病猪时索取诊费,在就诊家畜病死后又收死畜迁移费;最后,他还把牲畜尸体卖给农民作肥料,获取厚利。工人们相信这位老兽医是在医治病畜这一行中审慎地展开了他的死畜搬运业和肥料制造业的。他的肥料是道地的假货。其中至少有百分之五十是黄土。他的六、七种牌子的货物成分完全是一样的,分别只在于新奇的名称、颜色和价钱。
  在这工场里,死马和其他死畜被剥去皮、切成碎片、煮成肉糜,而骨头则被磨碎。然后拿这全部东西与海鸟粪、钾盐镁矾、木灰、羊肥、磷酸石、石灰、黏土(特别是黏土)和其他一些制造肥料的化学品相混。夏季里,死畜运至工场时,通常已高度“熟透”了。这工厂有其特别的难以言喻的气味和数不清的千百万的苍蝇,就其恶臭而言,比西里丁的害人垃圾工场有过之无不及。
  工人把死畜弄到沸腾的大桶之中,而这个车间里则充满了令人窒息的蒸汽和匍匐爬行着的蛆虫。烹煮中烂肉的可怕的气味甚至使臭鼬也要作呕。工人们常有传染上使牲畜致命的同一疾病的极大危险。在我去工作之前不久,就有一人因从病马那里染上鼻疽症而死亡。从事这门行业的屠宰工人年纪虽轻,但都已被这项催寿的职业弄得衰弱而憔悴。他们全身充满了臭味,不管怎样洗浴,仍然除不掉那令人作呕的气息。在市内电车上,人们一看见这些工人便退避三舍,好像他们带着瘟疫一样。他们干这项危险而有害健康的工作,每周只得到十块钱的报酬。他的助手只得到七元五角。
  这两个工场的机器是完全没有安全设备的,许多工人受损伤而成残废。怀俄密辛地方有一患羊癫病者,原不应让他进这种工场工作的,因为他的病随时可能发作而倒下去。但是因为他几乎不要什么报酬,所以就获准在那儿工作。有一天,他的病突然发作,跌倒在一个疾转的轮子上。当他被救起时,他的脸已磨去了一半。
  然而,肥料工业中对人体威胁最严重的,却是可怕的麈埃。各种研磨机、混和机、传送带、包装器和斜沟都没有装置通风器、吹风器、遮蔽物或其他卫生设备,它们经常使空气满布尘埃有如云雾。从远处看去,工场常像失火一样,因有大量尘埃从窗中及门中涌出。有时尘埃竟稠密到这样的程度,以致在白天我们手里提着灯在找路时,还会碰到柱子或踩到货堆上。我所工作过的各工厂,就尘埃方面说都是很坏的,特别是杰克逊城阿摩尔公司的大工厂,而这个工厂当时在美国南部还算是最大的。
  大多数的肥料尘埃都包含着极端有害人体的化学品。我们特别害怕一种乾骨的尘埃。迅速转动着的研磨机发出密集的乾骨尘埃,其中有许多无疑是带着病菌的。它使人大打寒颤。工人们在作了磨骨工作后,还会颤抖和哆嗦上几小时。另一种致命的尘埃是在磨乾烟草茎时产生的。这种可怕的灰尘能使人眼痛、喉痛及剧烈地咳嗽。黑人工人们最害怕这种灰尘,把它叫作“烟草灰尘老王爷”。
  我们没有保护自己的面罩。有些工人用手帕覆盖着脸,但唯一的效果大概就是妨碍呼吸。鼻子、喉咙和肺部的疾病在这门行业里很为流行。因肺结核病致死的是家常便饭。我在干了三年后,也开始患肺结核了。幸而我及时照顾了自己,脱离了那害人的肥料制造业,飘洋入海去了。三年浪迹世界各地的帆船生活,终于使我的身体复了原。三十年后,我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医院透视时,医师们发现我的肺部有会经患结核症的痕迹。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