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放眼全球 > 美国煤矿何以疏离血泪?

美国煤矿何以疏离血泪?

发布时间:2006-02-02来源:南风窗 作者:小夏 点击:

 美国新年第二天,西弗吉尼亚州萨戈煤矿爆炸造成12名矿工死亡,一夜之间将久违的煤矿安全问题带到了全体美国人的面前。年轻人非常震惊,没想到美国除了打仗之外竟然还有如此危险的工作。不少上了年纪的人却想起了当年煤矿工会主席约翰刘易斯的那句话:“煤矿这个活,真不该是人干的。”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产煤国,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储煤国。美国目前几乎60%的发电依赖煤,煤的消耗量是中国的2/3。目前美国从事采煤业的工人大约有10万名。
  萨戈煤矿爆炸案,是美国最近20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矿难。上一次发生在1981年,在两次大爆炸中,15名科罗拉多州以及13名田纳西州的矿工丢了性命。相对于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煤矿来说,美国的煤矿还是比较安全的。官方数据显示,2004年,有54名矿工死于生产事故,2005年减少为21人。
  可是,如今很少人还记得这份安全的来之不易。100年以前,美国的煤矿每年要吞噬数千名矿工的生命。只是在矿工们经历了艰苦的斗争之后,才逐步为自己争得了一定的权利保障。
 
美国煤矿的血泪史
 
  自18世纪中叶工业革命中蒸汽机出现以后,煤炭到今天一直是工业和民用能源的主要来源。美国东部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煤矿。1848年,第一个煤矿出现在弗吉尼亚州中部地区。从此以后,东部的山脉中开掘了大大小小数百个煤矿,成千上万的矿工终年在矿井下干着这种不见天日的工作。
  早年的美国煤矿,机器设备甚少,井下挖煤和运煤主要依赖人和牲口的体力。在电灯电池发明之前,井下照明靠的是煤油灯。在如此密集的人工劳动以及如此简陋的工作条件下,重大煤矿事故频繁发生。煤矿安全方面的专家估计,自从有煤矿以来,美国大约20万矿工被事故吞噬了生命。
  绝大多数煤矿都在偏僻的乡村地区,那里早期发生的煤矿事故甚至没有留下多少纪录。只是到了20世纪,当通讯业和新闻业由于电报、电话、摄影等技术普及后,重大的矿难才开始为世人所知。
  美国历史上有记载的最重大的矿难发生在1907年12月6日,西弗吉尼亚州,造成362名矿工死亡。
  除了矿难之外,黑肺病等矿工的职业病也在不断地夺去工人的生命。根据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健康机构的数字,在1970年代初,从业25年以上的矿工,有1/3患上了黑肺病,到1990年代中期,这一数字下降到8%。即便如此,黑肺病每年仍旧造成大约1500名矿工死亡。
  从总的历史趋势看,美国的煤矿安全状况在100年中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这不但是技术进步的结果,也是美国煤矿工人长期不懈的抗争所取得的成就。
 
矿工工会的崛起
 
  提到煤矿安全的改善,起了最重要作用的就是美国的矿工工会。该组织是美国最强悍的工会之一,有着极富戏剧性的历史。
  19世纪后期,美国东部的煤矿雇佣了60~70万个工人。这里的煤矿多数都深深地埋在群山底下,矿井经常深达一两千米以上。煤矿的活,又苦又危险,工资也不算高。因此,矿工中有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贫穷的新移民以及黑人等少数族裔。那时的美国,是自由资本主义的天堂,政府对于煤矿安全基本没有什么法规。工人不但工资低,而且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至16小时,雇佣童工的现象非常普遍。当时工人中出现了一系列试图组织工会的行动,而资方普遍雇佣**家军队和打手,劳资双方在1870年以后出现过多次流血冲突。
  1890年,两个比较大的煤矿工人组织在俄亥俄州宣布合并,成立了美国矿工联盟。该组织又加入了美国劳工联盟(简称劳联),并在煤矿工人中展开了积极的工会组织活动。
  相对于别的行业来说,煤矿工人的组织活动非常有特点。煤矿地处偏僻乡村,当时流行的做法是工人及其家属集中居住在矿主提供的住宅里面,稍大的煤矿甚至有自己的商店,给工人发的工资主要部分是煤矿自己印刷的购物券,只能在矿上的商店里面买东西,说白了就是让矿工“挨宰”。工资低、物价高,使得绝大部分煤矿工人,特别是拖家带口的矿工,永远处于拖欠矿主债务的状况。现在美国东部乡村还能找到当初留下的矿工歌曲,一遍遍哀叹煤矿工人生活的不幸。
  集中的居住环境有利于矿主控制工人,但是也方便了工会活跃分子去串联。很快,矿工工会的活跃分子开始遍布美国东部的矿区。这个期间,美国劳工运动的焦点是争取8小时工作制,矿工工会也带领自己的会员加入了这个运动。一时间,矿区的示威和罢工行动此起彼伏,让资方很是狼狈。
  不过,在1933年之前,美国工人尽管凭着结社自由的权利可以组织工会,但是却没有法律规定资方必须承认工会的代表权与谈判权。也就是说,资方可以对工会置之不理,同时有权对工会会员进行各种惩罚。当时资方经常的做法就是将工会积极分子开除并赶出职工居住区。这种权利不平衡导致了工会方面不得不持续采取激烈手段,包括使用暴力,来争取权利。而资方也出动打手来对付工人。由于法律偏向资方,地方政府也往往出动警察来助资方一臂之力。
  正因为如此,在矿工工会的早期历史上有过几次非常悲壮的流血事件。1897年12月,宾夕法尼亚州拉提莫镇的警察开枪射杀了19名手无寸铁的示威矿工。受害者都是来自东欧的移民工人。1914年4月,科罗拉多州路德罗镇1.2万名煤矿工人罢工,警察和资方的打手射杀了20名罢工者,其中包括妇女儿童。1920年,在西弗吉尼亚州的马特维煤矿的工会组织过程中,资方雇佣的打手杀害了12名工人,引发5000名矿工拿枪占领当地县城,与数千警察及护矿队枪战的事件。最后,联邦政府调动了军队前来镇压,驱散了武装工人,该地区的工会组织因此失败。
  尽管面临来自资方和政府的重重压力,矿工工会还是取得了一些重要的成就,最主要的是在1898年为工会会员争取到8小时工作制,这在美国所有有工会的行业中是最早的。其次,由于当年的煤矿是按照产量计酬的,煤矿公司普遍采取在秤磅上作假的手段来盘剥劳工。矿工工会成立不久,就为工人争取到由工会来监督的过磅制度。之后,工会又坚持不懈地争取小时工资制,终于在1920年后成为现实。
  值得一提的是,矿工工会是最早提倡并推行种族平等的工会。事实上,种族主义占据了美国劳工运动史上非常丑恶的一页。不少工会曾经为了保护自己会员的利益,支持种族隔离,在本行业中将少数民族和移民排斥在外。在当年的煤矿中,资方经常利用种族矛盾,将黑人矿工和白人矿工对立起来。矿工工会从成立伊始就坚决反对种族隔离,因为他们明白,只有矿工团结一致,才能够真正对资方形成威胁。
  经过多年的努力之后,工会终于在1933年罗斯福新政时期赢得了正式代表劳工与资方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利。从那以后,矿工工会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推动煤矿安全生产以及矿工的健康保障。
 
填补监督空白的立法
 
  矿工工会早年的努力虽然集中在工作时间、工资收入而不是在煤矿安全上,但是由于煤矿的劳动力价格大幅度上升,资方不得不认真考虑以机器代替人力,从而推动了美国煤矿生产中的两大改革。首先是机械化程度在1930年代以后大幅提高,下井的工人逐渐减少;其次,煤矿业日益向西部的露天煤矿发展,东部的深井煤矿比例日渐降低。露天煤矿不仅机械化程度高,而且危险性小得多。
  今天的人们会觉得难以置信的是,在发生了如此之多的重大事故后,一直到1969年之前,美国政府在煤矿安全上始终没有行之有效的立法。1952年的一项立法,要求所有深井煤矿进行年度安全检查,却没有制定有效措施来惩罚违反安全条例的煤矿。
  矿工工会在罗斯福新政时代羽翼丰满后,一方面在各地方工会内部成立安全委员会,专事监督生产安全。矿工在发现安全隐患时,可以向这些委员会报告,工会随即出面告知煤矿管理部门。
  为了更有效地保障矿工的安全,工会在数十年时间里不断游说国会,终于在1969年,国会通过了历史性的《联邦煤矿健康与安全法》。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项详细地规定了煤矿安全监督以及违章惩罚办法的法律。该项法律在1977年进一步修订,除了煤矿之外,又加入了其他采矿业。该法律一直沿用至今。
  根据这项法律,联邦政府在劳工部之下成立了矿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主动出击检查。一旦发现安全或者违规问题,即对煤矿罚款。如果证明严重违规属于有意为之或明知故犯,矿主就有可能遭到刑事起诉。另外,所有的地下煤矿都必须成立紧急救援队。
  这项法律还将监督权直接授予矿工,规定矿工有权要求联邦政府派人调查安全问题。这就意味着,煤矿工会的安全检查员能够随时根据自己的发现或者工人反映的问题要求联邦政府立即派员下来。而检查未完成之前,如果问题的确严重,煤矿工会的安全员就有权阻止矿工下井,从而导致煤矿关闭。这样一来,煤矿出事率就大大地降低了。
  与此同时,1970年代后期,卡特政府加强了在环境保护方面的立法。新的法律大大收紧了废气排放的标准,以至于煤矿业逐渐放弃了大批东部山区的地下煤矿,转而开发西部的露天煤矿,因为那里煤的质量要好得多。这也是造成煤矿总体上更加安全的意外因素。
 
“民主矿工”之争
 
  矿工工会在1940~1950年代达到鼎盛,会员数十万,工会内部也逐渐出现了腐化、专制等问题。
  这里值得提一下矿工工会一名****的领袖人物约翰刘易斯。这名矿工出身的工人领袖1919年开始主持工会工作,在矿工工会主席这个位置上坐了整整40年。刘易斯极具个性魅力,深得工人的爱戴,但是在管理方式上却是独断专行。他在将矿工工会扩大了数倍的同时,也创立了与劳联抗衡的产业工会联盟(简称产联)。1969年刘易斯去世之后,矿工工会内部出现了严重的分裂。
  刘易斯在任期间,工会与资方签订了合约,由资方按照煤产量来为工会提供一笔福利基金。这笔为数不小的钱就成了工会腐化的重要诱因。刘易斯任用了一批道德上不可靠的亲信来管理基金,其中一个名叫波伊勒的人在1963年当上了矿工工会主席。此人一上台,就给工会来了个反民主的改革,取消地方工会主席的民主选举,改为由总部直接任命。波伊勒和他的亲信控制了与资方的谈判,要求资方付出更高的工资,却在安全检查上与资方**下达成协议,放松了工会控制。
  1968年11月,西弗吉尼亚州法明顿煤矿发生爆炸,78名矿工葬身井底。波伊勒赶到现场,他不是先去安慰死者家属,要求调查追究责任,而是立即对在场的新闻媒体讲话,说出事的煤矿安全工作做得很好,上帝让这里出事,公司也没有办法,云云。矿工的愤怒爆发了。
  在法明顿悲剧过去3个月后,西弗吉尼亚州的煤矿工人对工会与资方勾结、出卖劳工利益的做法忍无可忍,4万名矿工自发组织了没有工会支持的罢工。这场持续了23天的罢工迫使西弗吉尼亚州议会通过了黑肺病补偿法案。
  随后,一批激进的矿工开始挑战波伊勒的权威,为首的是一位名叫约瑟夫亚布隆斯基的地方工会领袖。波伊勒竟然花两万美元雇佣了一名杀手,在1969年的最后一天谋杀了亚布隆斯基一家3口,包括他的妻子和女儿。在亚布隆斯基的葬礼上,改革派发誓要继续推进民主进程,成立了一个名为“民主矿工”的组织。这个组织的领袖米勒终于在1972年的选举中击败波伊勒,成为矿工工会主席。同时,对亚布隆斯基谋杀案的调查最终将波伊勒送进了监狱。他被判处无期徒刑,1985年死在监狱中。
  矿工工会从此以后一直在煤矿健康与安全生产的立法和监督上起着关键的作用。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