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文艺宣传 > “乡土家园”摄影----乡镇服装厂里的故事

“乡土家园”摄影----乡镇服装厂里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1-11-08来源: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10级新闻传播类 万婧 作者:安之康信息咨询中心 点击:
华容镇,是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的一个小镇。小镇虽小,但却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人文优势:坐落于长江之畔;有着南方大多数小镇一样的典型特征——人口密集;劳动密集型产业如服装加工业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这块土地上,生根发芽生长着我所有的年少时光和成长的痕迹。而小镇,也在以它自己的方式,一步一步用一种名为“发展”的方式继续着自己成长。
  小镇发展的方式,就是近年来以加工服装为主的服装厂的欣欣向荣。
  说到这里,就有了妈妈给我讲过的故事和她自己的故事。
  我妈妈是一名烫工,就在华容镇上的一家服装厂里上班。按经验,她现在也可以算是一名“老师傅”了,因为她已经在做服装这个行业干了五年。我们家的一件有纪念意义的小事记之一就是被我弟弟视为珍宝的第一个MP4,就是五年前妈妈初涉服装厂拿到的第一笔工资买的。还记得那个月她拿到了八百多块钱,却带弟弟去买了他向往已久的MP4,整整三百块……到现在,那个MP4依然在我家里作为一个“古董”保留着。也就是从那一个月起,我的记忆里,服装厂的印象就开始扎根。一直到现在,那段记忆已经生长了五年,愈发深入。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女孩子们想要学一门手艺是很不容易的。那个时候,因为是在农村,辍学的女孩子很多,可以学的手艺又很少,所以想学门做服装的手艺是相当不容易的。那时,华容还没有正式的服装厂,街上有的是各种各样的裁缝店,想学缝纫的话还得自己有缝纫机,条件较好的家庭,家家户户都有缝纫机。但那时家里穷,所以我就没有学成做服装,而是在一家农机厂里上班。”
  这是妈妈年轻时候的故事,也和大多数镇子上的女孩子一样,没有学成缝纫手艺的自己,不会想到自己将来换了不知道多少工作之后,最后依然会回到服装厂里。这个就是服装厂故事的前言。那个时代,那时的经济,私营的服装厂还没有崭露头角。
  中间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跨度,我没有了解。不过那时的服装厂已经在不温不火中发展,不过没有形成规模。在我童年的那段记忆里,镇子上的人的主要经济来源要么是在家里种着一亩三分地,守着收成;要么就是外出打工。不用干活的在家带孩子的女人们,为打发时间几乎每天都会在街上的牌铺里摸几圈,那几年,在我的印象里,大大小小的牌铺遍地开花。
  直到五年前,街上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电机培训”的广告。“电机”就是现在服装厂里的缝纫机。做服装的手艺也不再因为没有机器,没有师傅而只在少数人中传播,而是被批量生产,被更多的想学服装的人“取经”。那时,学服装已经逐渐成为一种趋势:不仅有十几岁辍学的女孩子,刚结婚的没有工作的姑娘,还有从别的厂子转行过来的阿姨。我妈妈就是在那一年学的熨服装这个手艺的。所有的这些,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在华容镇上,已经有了越来越多,效益越来越好的私营服装厂。老板大批招工,而且工资可观,所以电机培训的班子一时繁荣,也为各种服装厂输入了越来越多的员工。厂子的效益与员工队伍的壮大其实是相辅相成。
  五年的时间会改变什么?我是想不到的。五年之后,小镇还是小镇,可是它的面貌已经有了变化:贯穿小镇中心的两条主要的街道上,各种大大小小的服装厂有十几家。大的有几百名员工,小的只有一百来人。越来越多的家庭妇女由原来在家务农或者带小孩的角色,转换为去服装厂上班的员工。而可观的工资,也逐渐改善了她们家庭的生活。在我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仍是那个老古董MP4。
  生活条件的逐渐改善是我的也是镇子上很多人共同的感受之一,但另一种改变则发生在另一些人的观念里,另一些人中就包括我。五年前,那时私营服装厂的发展还没形成规模,效益不太好的时候,可以去小服装厂上班的只是镇子上小部分人。那时我以为她们要么是早早辍学的学生,要么是在家无事可干却又不能吃苦的女人,她们身上没有赚钱养家的压力,所以就到小服装厂这样一个轻松的地方充实地打发时间。直到后来我妈妈加入转行的队伍,和当年的大批人一起涌入服装厂,我才一点点发现,自己的那些想法真的是太不食人间烟火。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