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文艺宣传 > 打工诗歌创作谈

打工诗歌创作谈

发布时间:2007-01-01来源:《工人诗歌》1号 作者:安之康信息咨询中心 点击:
在一次关于打工诗歌创作交流活动之前,收到工友提出的三个问题,分别做了回答。再加以扩充、修改之后,写成本文。工友提到的三个问题是:
  1、和大家聊一下什么是打工诗歌,我们为什么要了解和学习打工诗歌?
  2、大家觉得诗歌是很难掌握的一种文学体裁,如何树立大家读诗和写诗的信心?
  3、怎样去读、去写?

谈谈打工诗歌


  打工诗歌这个名称的出现,是近些年的事。它在文学界受到一些指责和歧视,文人们主要是根据所谓“纯文学”、或者抽象的“诗歌”观念责难它的。这些文人把诗歌、文化当成了自己的不可分割的财产和领地。他们通常可以接受或容忍“女性诗歌”、“边塞诗歌”、“青年诗人”、“浙江诗人”、“农民诗人”之类的称呼,他们的内部也分成许许多多相互攻击的小帮派,但是打工诗歌这个名称却让他们感到特别刺耳(更不要说“工人诗歌”了)。
  因此,出了名或者想出名的打工诗人常常抱怨“我们的声音没有人听”。遗憾的是这些打工诗人一心想让别人听见自己的歌声,没空去思考自己该为谁歌唱:为“文学”(也就是主流文学界),还是为同样境遇的底层打工者歌唱?许多人在“打工”和“诗歌”之间摇摆了一阵子,就向后者投降了——“打工”变成了可有可无、毫不重要的东西。
  “打工诗歌”在广东省内是当作品牌推出来的,带有商业化炒作成份,也得到政府支持。它的“主力”和相关“理论家”频频获奖,并且多数已身为经理、小老板、记者、编辑,或进入了作协文联。除了户口问题以外,他们和底层打工者之间已经没有多少共同利益。他们越来越关心“打工诗歌”而不是“打工者”。为了争取更大的“影响”,他们正朝着知识分子化的道路高歌猛进,努力地挤进“主流”。可惜劳动者在主流知识界不占什么位置,所以向他们看齐就意味着离打工者的感受及现实越来越远了。如果说当今社会缺乏打工者自己的声音,那么,诗歌界更是这样——官方、知识分子、小资是它的主流。
  在我看来,打工诗歌根本不需要辩护,它需要的是前进、提高、批评、丰富和进一步的创造。打工诗歌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来自外界的攻击,而是打工诗人自己方向不清,意志软弱,最终丧失了立场。
  我就按自己的理解来谈谈打工诗歌。

  “打工诗歌”,就是打工者所写的诗歌。打工生活通常成为它自然而然的、主要的题材内容,但也不一定。许多作者——尤其是打工者之外的文人——仅仅把“打工生活”当作一个题材,或者把“民工”当作一个词,一个意象,填进他们的诗里,以陈腐、造作的语言套路来写它,以展现自己的“良心”和“关怀”,结果诗坛上充斥了令人厌倦的形式主义诗歌,并且诱使打工者们以为:打工诗歌就是那个样子,那套模式。在我看来,打工者诗歌的首要目的,应当是传达出自己的心声:感触、思索、遭遇、矛盾、梦想。它的价值首先在于激发起同样境遇的打工者的共鸣。
  很多打工者选择了写诗,是因为它能够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的意念表达出来。其它题材需要更多的构思,更多的精力,和更长的创作时间——工友们被压榨得最厉害的,正是时间和精力。这是打工诗歌兴起的一个特殊原因。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