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环境健康 > 公民行动 > 福建血铅超标事件三悬疑未了 检测报告缩水引猜疑

福建血铅超标事件三悬疑未了 检测报告缩水引猜疑

发布时间:2009-10-22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安之康信息咨询中心 点击:

相关报导:[系列报道] 电池公司肇事 福建龙岩上杭县100多名少儿血铅含量超标 (2009.9.18-29)
福建上杭县:铅中毒恐慌之后 (2009.10.9)


  福建上杭血铅超标事件至今尚未定性,各方———地方政府、企业、村民,都在期待国家环保部派下来的督察组给出一个权威的结论。

  为发展经济引进高污染企业,从而危及环境、健康,再引起受害人与企业的冲突,似乎已成一个“怪圈”。血铅超标事件表面看是一个环保问题,但它凸显出了社会存在的其他深层难题:上项目与抓环保孰轻孰重?经济发展为何总是以牺牲环境、健康为代价?听证程序、环评程序为何常流于形式?

  □ 特别调查 法制网记者 郭宏鹏 法制网实习生 范传贵

  这几天,发生在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蛟洋乡的血铅超标事件似乎已经平静下来,学生基本都回到了学校,商店和小摊贩恢复了正常的营业……

  省、市、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称,正集中力量处理后续事宜,国家环保部即将派人下来督办。

  然而,近些天,十余份血铅检测报告单陆续寄到了记者手中,检测对象有6个月的婴儿,也有36岁的妇女;负责检测的医院南至广东省梅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至江西省华星医学检验中心;检测结果几乎全部超标:216微克,192.8微克,225微克,300微克……

  影响没有消除,从儿童波及到成年人,村民纷纷将自己身体的不适归结于“血铅中毒”。

  能够解除恐慌的,只有环保部门的环评报告和地方政府更大力度的补救措施。但龙岩市环保局宣教办副主任谢斌告诉记者,一切都还要等国家环保部派人下来督察后才能定性。他同时否定了此前有媒体关于省环保局已初步认定华强电池有限公司与当地血铅超标有关联的报道。

  “既然尚未定性,环保部门处理的怎么会是‘后续事宜’?应该是‘核心’问题才对。”村民们说,他们相信国家环保部的权威性和公正性,他们要求确认华强电池厂是否为污染源,如果是,要搬迁走;要求确认华强电池厂在进入蛟洋工业区时是否按规定进行环评,若没有,要追究责任;要求确认这一事件的影响范围,若不止600米,则要为更远的村民提供检测……

  迟到的检测报告缩水的血铅含量


  这一次结果显示只有90微克/升,比前一次检测少了56微克/升。这样的数据让村民们怀疑:“是不是检测结果被动了手脚?”

  邱海燕是上杭县蛟洋乡卫生院的护士,因为这个职业,她总是能够轻松地应对自己4岁孩子身体上的一些小毛病。但这次,孩子发呆、流鼻涕的症状却让她没了主意。今年8月份,她已经带孩子看了两家医院了,但症状似乎越来越严重。

  邱海燕有些疑惑,此前看的两家医院都诊断为鼻窦炎,但鼻窦炎为何会让孩子变得傻呆呆的呢?8月下旬,她把孩子带到了福州市儿童医院。医院的诊断结果让她大吃一惊:高铅血症,孩子血铅含量高达146微克/升。

  按照国内标准,小于100微克/升为相对安全,100-199微克/升为高铅血症,200微克/升以上就是铅中毒。铅超标或中毒后,会出现躁动、多动症、呕吐、头晕、神经系统发病等症状。

  邱海燕回到蛟洋村,孩子血铅超标的消息迅速在村里传播开来。有7个村民第二天便带着孩子到龙岩市第二医院检查,结果除两个孩子在90-100微克/升之间,其余5个均超过了100微克/升。

  全村立刻紧张起来。9月1日,71位村民要求乡村医生傅贵春带着孩子们到龙岩市第二医院检测。直到9月8日村民们才拿到检测报告,这比报告上标明的检测日期整整晚了5天。村民们相互比对后发现,检测结果中超过100微克/升的只有4人,超过60微克/升的65人,还有2人在60微克/升以下。

  邱海燕的孩子也在这71名孩子之列,这一次结果显示只有90微克/升,比前一次检测少了56微克/升。这样的数据让村民们怀疑:“是不是检测结果被动过手脚?”

  此后几天,更多的村民将孩子送去检测,但都舍近求远,避开了龙岩市第二医院,到福州、厦门甚至广东、江西的医院去。而带回来的结果又进一步坚定了村民们的猜疑。大多数孩子检测的结果都高于100微克/升,多名曾经在龙岩市第二医院检查过的孩子在其他医院复查后,都比先前的结果要高出40-60微克/升。

  在9月18日召开的血铅超标事件新闻通气会上,龙岩市第二医院院长黄庆山做了解释:“由于每升血液中铅含量很低,所以在标本检测过程中容易出现误差。国家临检中心允许的误差标准为正负40微克或者正负15%。我们和其他医院检测出的结果之间的误差在国家临检中心允许的误差范围内。”他同时表示,自己可以负责任地保证二院的血铅检测标准是遵守职业道德规范的,检测工作是对检测标准负责的,二院也从未受到外界干扰。

  村民的健康电池厂的生产


  林芬在会上发出了被村民们认为最响亮的呼声:“你们引进这些排污冒烟的工厂,要不要对它负责?你们要还我们的青山绿水,还我们健康的环境!”

  林芬(化名)是蛟洋乡上的一位退休医生,家住与蛟洋村相邻的崇头村,在这次事件中,她的孙子也被检测出血铅超标。“第一时间我就敢肯定污染源是华强电池厂。”此前,她曾多次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过,要求解决该电池厂的污染问题。

  华强电池厂是2005年在上杭县实施“项目带动发展”的规划中被引进蛟洋工业区的,主要生产铅酸蓄电池及铅钙极板。华强电池厂在其网站上称:“2009年可实现年产超6万吨电池极板和年产10万只各类商品铅酸蓄电池产品,产值超10亿元。”

  这些数据自然不是村民们所关心的问题。“除了每亩1万元的征地补偿款外,村民们实际没有获得其他任何利益,华强电池厂最初在村里招工的承诺也没有兑现。”林芬满脸失望,“相反的,它却毁掉了我们的健康。”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