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安全生产状况 > [惠州]电子厂女工入厂1个月疑三氯乙烯中毒 弟撕大学入学通知书

[惠州]电子厂女工入厂1个月疑三氯乙烯中毒 弟撕大学入学通知书

发布时间:2007-09-06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记者 魏凯 通讯员 肖 点击:
原标题:少女进厂一月中毒生脓疮 弟撕通知书捐学费


姐姐在武警医院治疗,弟弟却面临辍学。 郗慧晶/摄


  武警医院怀疑其为三氯乙烯中毒,家属准备申请职业病鉴定。

  20岁的河南少女周存今年7月份来粤打工,在惠州一个电子厂车间当组长,不料进厂一个月后便身患怪病,口腔发生溃烂,俏丽的脸庞起了大量红斑和脓疮,全身皮疹。得知姐姐重病的消息后,弟弟杨晓东把预备上大学的7000元学费给姐姐治病,他今年刚考上郑州大学计算机软件开发专业,但贫困的家庭再也无法供他上大学了。

  进厂一月发烧发炎


  两个月前周存从唐山职业技术学院毕业,随后到惠州达高电子厂打工。

  弟弟杨晓东(姐姐随父姓,弟弟随母姓)也开始憧憬着大学生活。

  但当周存在电子厂工作一个月后,她开始在电话里向弟弟抱怨每天上夜班很辛苦。8月10日,她的身体忽然出现不适,发烧并伴随扁桃体发炎红肿。对此不以为然的周存到园洲镇卫生院看病,并由此逐渐认识了一个医学名词——“三氯乙烯中毒”。

  周存的父亲周松告诉记者,女儿进入卫生院后两天,下巴开始起红疙瘩,脸上长满了红包。病情恶化后她被转入惠州石龙医院,治疗没有效果后,于日前转入武警广东总队医院。入院诊断书上对病情最刺目的描述是“颜面颈部大片红斑、肿块,表面密集脓疮”,此时周存已经完全不像一个20岁的少女模样了。

  “如有后遗症我养她”


  当杨晓东得知姐姐突然病重之后,着急得哭了起来,哭完带着自己从毕业的中学领到的高考奖学金4000元以及家里卖麦子所得的3000元,当天下午从县城赶到驻马店火车站,和大姐、母亲一道踏上来广州的火车。

  他的母亲杨小段说,年轻气盛的儿子开始不断抱怨“我的命怎么这么差”,叹气过后拿出来自己刚刚收到的郑州大学录取通知书撕成两半,吓得母亲一把从儿子手里抢过被撕毁的碎片,然后一点点拼接着粘好藏了起来。

  事后杨晓东向记者解释说,撕完通知书后自己索性断了上大学的念头,一心只想着要救姐姐,“在来广州的火车上,我甚至想到万一姐姐落下什么后遗症,我一定要养她。”

  姐姐获救弟弟面临辍学


  家里凑的7000元加上周存所在的工厂资助的9000元,治疗的前期费用总算有了着落。经过武警医院的初步治疗,周存的病情有了逐步好转,全身皮肤的红肿逐渐减轻,但仍伴有发烧。记者昨日中午在武警医院见到她时,她已经能够起身了,眼睛也恢复了神采。

  对于姐姐病情的好转,杨晓东显得非常开心,他说:“当初我还想去打工挣钱给她治病,现在总算心里有底了!”

  但周松两夫妻仍然高兴不起来,他们一方面要筹集女儿后续的治疗费用,另一方面儿子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让他就此辍学于心不忍,“现在不知如何是好!”

  探 因:周存疑患职业病


  为什么健康的周存一进达高电子厂就忽然得了重病?她的病情是否跟电子厂工作环境有关?对于这些疑问,记者昨日展开了相关调查。

  据武警医院负责治疗周存的医生介绍说,周存患病背后的病因是三氯乙烯中毒,中毒的症状就是患者口腔溃烂、全身瘙痒并伴有红斑和脓疮。而周存本人也表示,自己在工厂车间做工的时候,每天都要闻一种叫洗板水的化学药剂的味道,“工人要用向电子板喷松香水,最后用洗板水把它清洗干净,工人在操作的时候很少戴口罩,我也很少戴。”

  经过记者查证,周存所说的洗板水的最主要成分就是三氯乙烯、甲醇和正己烷。

  对于周存所得的究竟是不是职业病,电子厂一名刘姓厂长曾向周家人表示,“厂里根本没有使用过三氯乙烯。”但与刘厂长说法相悖的一个细节是,周存所在的达高电子厂内部有一份“危险化学品安全资料卡”,里面就写明洗板水的健康危害是“急性中毒:头痛、头晕、恶心、呕吐、四肢无力;慢性中毒:心肝肾和皮肤的损害,临床表现为全身剥脱性皮炎……继之全身出现大片红斑样皮疹,有痒感”。这个慢性中毒的临床表现和周存的病症非常吻合。

  目前,周存的家人表示,他们已经向相关的职业病认定机构申请职业病鉴定,一旦鉴定周存的病确实属于职业病,他们将向电子厂讨个公道。(记者 魏凯 通讯员 肖金)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