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环境健康 > 健康危害 > 广东横石河边死亡村庄调查:214人死于癌症

广东横石河边死亡村庄调查:214人死于癌症

发布时间:2005-06-03来源: CCTV《经济半小时》 作者:安之康信息咨询中心 点击:

目前私挖滥采仍在继续。图片来源:CCTV-2《经济半小时》

死亡名单。图片来源:CCTV-2《经济半小时》


  6月2日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经济半小时》节目对国内五条受污染严重的河流的相关情况进行了报道,以下是这次节目的文字内容:

  《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分赴五省,采访了五条污染严重的河流,深入探访了河流旁边的村庄。今天关注广东省韶关市的上坝村的横石河,这条河曾经清澈见底、是上坝村的生命之河,他让上坝村成了远近有名的鱼米之乡,但是从八十年代初以来,这条河鱼虾绝迹、腥臭难闻,生命之河成了毒水河,是谁污染了横石河?

  2001年我们就曾经到这里采访过,来看看当时的污染情况:沿着横石河向西十几公里就是河的源头大宝山,上坝村的污水就是从这里流下来的。

  这里有一座国有特大型矿山—大宝山矿有限公司,还有众多私挖滥采的民营采矿点,从这里排出的洗矿、选矿废水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就流进了横石河。四年前的横石河浑浊不堪,河滩是铁锈色的,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全部结上了一层白色晶体。

  横石河的河水含有大量的镉、砷、铁、锌等重金属和硫酸,这些污染物都是致癌物质,1984年上坝村开始登记每年的癌症死亡名单,在死亡登记簿上可以看到上面大部分人的死因都是癌症(图),20多年时间里,癌症、死亡、恐惧的阴影一直笼罩在这里。在2001年我们认识了上坝村的一个癌症患者,他叫何永太。

  2000年年底,村民何永太被确诊患了肝癌。我们见到他时,他的双脚已经浮肿,病情正在一天天恶化。

  何永太说:“我活得很辛苦。”

  他的妻子曾细花看着丈夫痛苦的样子悲痛不已……

  何永泰只有37岁,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还有四个未成年的儿女,这些都让他放心不下。

  在记者离开上坝村一个月之后,也就是2001年3月,何永太去世了,但灾难并没有结束,2004年何永太的妻子曾细花又被发现患上了肺癌,我们来看一看2004年新华社记者到上坝村采访的资料。

  曾细花说:“我心里很难过,四年前丈夫死去,现在又轮到我了,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人把我四个孩子带大,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指望了,我知道这个病是不可能治好的。”

  时间又过去了半年多,曾细花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呢?前不久,我们的记者孟庆海又一次来到了上坝村。

  村干部带着记者来到了曾细花的家,屋子里只剩下一张空床,其他的房间已经全部空了,随处可见的蜘蛛网和院子里的一切显示,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村干部说,曾细花已经在2004年10月去世了,在上坝村的死亡簿上,曾细花是第341个死于癌症的人,她和何永太的4个孩子由亲戚照料。在曾溪花之后村里又有很多人被查出患了癌症,今年52岁的何宝成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患的是肝癌,由于没有钱住院医治,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也只能在家吃点中药。

  何宝成说:“两个孩子都还小,一个15岁,一个13岁。”

  何宝成的两个孩子上学去了,只有他80多岁的老母亲一个人坐在门口,何宝成告诉我们,自从老人知道他患了癌症,就经常这样呆呆的坐着。

  何宝成的母亲说:“怕,我已经这么大年纪了死了无所谓,只要能治好他的病,得这个病很少有人能治好。”

  何宝成现在还能正常行走,但是这样每天吃点中药能给他带来奇迹吗?他所在的禾仓组是上坝癌症发病最多的地方,在一条东西不超过50米的路上就有8个人死于癌症。

  村干部何寿明指着路边的一户人家说:“他家这几年就死了两个,一个才12岁,一个17岁。他们紧挨着往西的一个院子里一共有四家,有三个人死于癌症,最近又有一个人确诊患了癌症,再往西有一家丈夫死于癌症,妻子带着孩子改嫁,现在房子已经破败不堪。村里一共100多人,有30多人死于癌症,有的夫妻俩都死于癌症。”

  从2001年,到现在已经四年的时间过去了,为什么上坝村还是会有这么多人不断患上癌症,横石河的污染情况这几年又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2004年7月记者在大宝山曾经拍到过私挖乱采的画面,而现在和几年前相比没有任何改变,有毒的废水仍然不断的流向横石河,据了解,自从大宝山开始有私挖乱采,10多年来,省市有关部门最起码已经进行过大小10多次的清理,但是后来这些整顿都不了了之,这是为什么呢?

  2001年广东省环保局曾经做过这样解释,广东省环保厅副处长徐小华说:“因为力量不足,不可能总在矿里待着,他们跟打游击一样,你走了他们会再来。”

  一次次的整治,一次次死灰复燃,2005年3月,广东省有关部门又对大宝山的私挖乱采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整治,很多无证采矿点被取缔,但是根据当地人提供的线索,记者还是在较隐蔽的地方找到了无证采矿点,在几个山头上共有10台挖掘机在工作(图),规模竟和国有大矿差不多。

  如此大规模的整治,这样的私挖乱采为何还能存在?这次整顿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只管几个月呢?

  记者从这个采矿点下山时恰逢大雨,只见从这个采矿点排出的一股股污水顺着路旁的山沟全部汇集到这里,流向横石河。而上坝村的群众反映,污染横石河的不仅仅是这些无证民营采矿点,国有的大宝山矿同样也在污染着横石河。

  在国营大宝山矿记者看到了一个排放污水的水库,它的作用是将污水沉淀净化后再排进横石河,但是现在水库淤满了废弃的矿砂,已经失去了净化作用,没有净化过的污水从水库里流出直接排向横石河。

  林初夏是华南农业大学教授,他的课题组对大宝山和上坝村的污染情况进行了两年半的调查,他的结论是:大宝山排出的是含有大量重金属的酸水。

  林初夏说:“这样的水如果喝到肚子里去,会把胃烧坏。”

  记者在离河边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刺鼻的气味,河水污染到了这种程度,上坝人只能吃井水,但是井水是否就安全呢?

  何寿明说:“打上来的水里有一层锈一样的东西。”

  尽管村民无法肯定井水是不是有问题,但是每年10多人死于癌症的事实却让上坝村井水有毒的消息不胫而走。

  何寿明说:“有一次有一个副市长来视察的时候,听说我们的水有毒,给他的茶水他都不敢喝。”

  为了让领导来时能喝杯水,从那以后村委会买了两只大桶,到附近的山里去挑山泉水,但是泉水毕竟有限,大部分上坝人还是只能吃井水。

  上坝的农田只能直接用横石河的污水来灌溉,这样种出来的粮食安全吗?林初夏教授的研究结果显示,由于长期使用污水灌溉,上坝村的水稻重金属镉的含量超过国家标准5倍,蔬菜、水果镉也全部超标,其中香蕉镉超标高达187倍。

  专家告诉记者,即便横石河上游的采矿点治理取得成效,但是上游的植被已被破坏,要想最终消除污染,起码需要几十年。现在唯一能解上坝村燃眉之急的是修一座水库。用水库蓄积山泉水,彻底解决上坝的生活和灌溉用水问题,但是在水库修建过程中,又出现很多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上坝村村民,他们的处境令人同情,而现在看来,修水库是唯一能够帮助他们的办法。为了早日修建水库,上坝村的村民一次又一次向有关部门寻求帮助。

  何来富是上坝村村支书,1997年上任。曾带着村民代表到广州、韶关一次次的上访,但都没有人理。转眼就到了2001年,自己上任四年,上坝村的癌症死亡簿上又增加了40多个人。求政府不行,何来富开始求助媒体,2001年3月15日羊城晚报发表了上坝村民的求救信,对上坝的污染进行了详细的报道。随后全国的各大媒体纷至沓来,一时间关于上坝的报道铺天盖地,这让当地的领导坐不住了,2001年4月7日韶关市召开了解决上坝村污染的现场会。一位领导当场拍板,由韶关市财政出资400万元,大宝山所在的翁源、曲江两县各出资200万元共800万元建设上坝水库,计划在当年8月份开工。

  想到水库很快就能动工,大家高兴坏了,从那以后,村干部和村民就眼巴巴的盼望着水库动工,但是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始终没有等来建水库的人。翁源县水利局工管股股长黄广锋,上坝水库的图纸在他的柜子里已经锁了3年,他告诉记者,工程上不了马主要是因为市里认为省里应该拿一部分钱,但是省有关部门却不愿意出这笔钱。

  就在省市为修水库资金扯皮得两年时间里,上坝村的死亡簿上又增加了22个癌症死者的名字。

  一方面是资金迟迟不能到位,另一方面是死亡登记簿上的名字不断增加,上坝村村民四处奔走,谁能帮助他们来督促政府部门尽快修建水库呢?村民们找到了一位叫沈演泉的广东省人大代表。

  省人大代表沈演泉说:“我就是要他们分清楚责任,落实各付多少钱的问题。”

  2003年沈演泉第一次在广东省人大提出议案,却始终没有引起省有关部门的重视,2004年2月广东省十届人大2次会议召开,沈演泉在会议期间约见了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要求他们就上坝水库的资金如何落实公开作出解释。尽管沈演泉咄咄逼人,但是还是没有结果,直到2004年9月在广东省人大的支持下,沈演泉把涉及上坝污染和水库建设部门的负责人20多人请到了上坝村,他们在污染的源头大宝山召开了现场会议,沈演泉向各有关部门负责人发出了这样的质问:“为什么一直得不到解决,问题难在哪里,只有有关部门清楚。”

  尽管这些部门的负责人都亲眼看到了上坝村的现况,但直到2004年底谁来出钱修水库的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这时距沈演泉递交议案已经过去了两年,上坝村的死亡簿上又增加了23 名癌症死亡者。

  无论找政府部门交涉,还是寻求人大代表干预,直到2004年年底,上坝村的水库始终没有动静。许多村民陷入了彻底的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好消息传来,建水库的资金在2005年年初终于落实了。但是由于建材价格上涨,建水库的费用已经增加到了1400万元左右,其中省有关部门出429万,大宝山矿出500万,韶关市财政出500万。应该说建水库所需要的条件现在全具备了。

  何来富说:“ 说是4月份动工,到现在还没有动工。”

  这么多年水库建不起来就是难在资金,沈演泉代表一直在关注上坝水库资金的到位情况。

  沈演泉说:“现在资金到位了,省里429万元、市里300万元、大宝山矿有限公司300万元,加起来1029万元。”

  在翁源县水利局工管股,负责人黄广锋正在完善上坝水库的设计方案。他告诉记者,上坝水库将由他们负责建设,大部分资金确实已经到位。

  黄广锋说:“计划8月初开始施工,争取明年3月份让上坝村吃上自来水。”

  但是一些村民已经看不到水库开工,今年以来,上坝村又有5人死于癌症,他们是:何秀娥 69岁、胡细香 79岁、何兆南 26岁、何兆祥 30岁、何斯韶 74岁。另外上坝又有6人被确诊患了癌症,上坝村癌症死亡总人数已经上升到了214人。

  再有两个月,按照计划,上坝村的水库就要开工了,我们希望这一次村民不再失望,希望他们能尽早地喝上干净的水,希望他们尽快地远离污染和疾病。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