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性别 > 南日记者“诱奸”女实习生:你指责她的懦弱,却不知她有多勇敢

南日记者“诱奸”女实习生:你指责她的懦弱,却不知她有多勇敢

发布时间:2016-06-29来源:VISTA看天下 作者: 点击:

      1 一个叫做小卉的姑娘

  

  电影《不能说的夏天》剧照

  今天,大家都在关注一个叫做小卉的姑娘。

  一年多前,她是南方报社的一名普通实习生;

  现在,她是暨南大学的一名普通大学生。

  而就在这个普通的姑娘身上,发生了一件不普通的事情。

  让她手足无措,也让她成为全国人民和舆论的焦点。

  2016年6月27日下午,小卉在只身前往南方报社开具实习证明时,被南方日报记者成某诱奸,在和朋友小姜商量之后决定报警。

  6月28日17:22,新浪微博@喵喵小卉以朋友小姜为第一人称,发布了一篇名为《南方日报名记者诱X暨南大学女实习生,强来时候仍淡定从容令人发指》的文章,引起网友热议。

  28日 21:29,@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监察审计部发布声明,表示「如情况属实,将严肃处理,决不姑息」。

  28日晚22:13,@广州市公安局也发布通报称,目前越秀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截止编辑发稿,警方还没有给出最终的调查结果。
 

  2 这个夏天不能说

  

  这是一部台湾电影,讲述的是一名女大学生被她的老师诱奸的故事。

  那一年,女主角白白刚刚考入大学,她遇见了一个让她心动的男孩——木宏。

  同时,也遇见了一个亲手毁了她青春的男人——李教授。

  他站在讲台上,从容儒雅,高高在上,被所有学生信服。

  他利用白白的信任,在办公室里将她诱奸。

  白白疯狂地跑过走廊,银幕上打出两个英文单词——

  Sex Appeal

  并非每一个受害者都敢于大声呐喊。

  事件曝光后,性格懦弱的白白面对罗生门式的伪证,漫天的舆论攻击,喜欢的男生去世,母亲的歇斯底里……

  她选择了「安静」——不报警,默默承受。

  而正是这种「安静」,让大家以为,她已经消化掉了所有的不快、愤怒、悲痛、恐惧,一边问着「你为什么不反抗」,一边变本加厉地指责。

  直到,白白一次又一次的自杀,陷入了「被伤害」与「自我伤害」的恶性循环。

  直到,她鼓起勇气站上了法庭。

  直到,李教授突发心脏病。

  事情才最终告一段落。

  这部电影叫做《不能说的夏天》,除了饰演李教授的戴立忍,其他人的演技都略显稚嫩和浮夸,豆瓣上评分不是很高,只有6.9。

  但却向我们揭露了一个真实的案件,引发众议:

  台湾省南投县暨南大学教授李文志利用职务之便,涉嫌强制猥亵女研究生。

  该案一审判刑一年两月,减刑为七月。二审改判无罪。

  被害方继续上诉,还没有等到宣判,教授死于心脏病,而当事女生自杀了4次,至今仍未彻底走出。

  巧合的是——

  电影原型的故事里,受害者来自台湾省南投县的国立暨南大学。

  南日记者诱奸案中,小卉是广东省广州市的暨南大学的学生。

  只差两个字。
 

  3 「诱奸」犯法吗?

  

  就像两所大学的名字巧合,白白和小卉也许存在着种种相似之处:

  她们都是好脾气的姑娘,她们都有仗义的支持者,她们一开始都在是否报警的问题上,犹豫不决。

  这不怪她。

  因为许多人都在告诉她:

  跟人家进了没有监控摄像头的酒店,法律不会轻易站在你这边。

  的确,小卉的经历一直在各种报道的标题里,都是「诱奸」。

  这里,我们需要强调一下「强奸」和「诱奸」的区别——

  「强奸」是刑法规定的正式罪名。

  刑法上所谓强奸罪,是指违背妇女的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使得妇女在不能反抗、不敢反抗、不知反抗的情形下,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以及奸淫不满14周岁幼女的行为。

  而「诱奸」是民间对「欺骗妇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的俗称,不是罪名。

  从这个定义来看,除幼女型诱奸外,一般性「用欺骗的手段使他人同自己发生性关系」,是排除在强奸罪之外的。

  在这个案件中,「奸」是没有任何疑问的,毕竟警方已经提取了小卉身体中的残留精液。

  重点就在于,能不能构成强奸。

  仅从之前的消息中,证据更多的指向了「诱」——

  自己跟着施暴者并进房间,没有太多威胁性语言,自己放手给了男方身份证,没有监控。

  而女生口中所说的「反锁房门,强行按倒在床上亲吻,用手袭击下体,多次反抗无效」,都已经构成了强奸定罪中「违背妇女意志」的条件。

  但是在法律层面上,在男方承认「强奸」之前,还得依据更多客观证据来佐证。

  比如带受害人去医院检查,以确认是否是女方描述那种体位下强行性交所发生的体表伤,并排除女方为诬告男方而有意造作伤的可能。

  因此,记者成某的行为是否按强奸犯罪处理,还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后作出判断。
 

  4 不是所有让女孩子学会自保的人,都是直男癌

  

  事件发生后,舆论的阵营有些分裂:

  许多网友很愤怒:强奸犯就该千刀万剐!

  身为已婚的实习老师,借权力和体力的优势强迫女下属与之发生关系,太特么不要脸了。

  一些网友在揣测:这么无脑的姑娘,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作为一个正常的有独立思维的成年人,怎么会在一开始对方已经表现出禽兽思想时没有言辞拒绝对方,而是从咖啡厅一路跟着进了七天,并进了房间?

  争议出现后,愤怒的网友指责揣测的网友毫无底线,强奸案发生后一直在质疑受害者,这种三观碎裂的言论到底是如何出现的。

  除却那些恶意揣测之后,一些心存忧虑的网友也在担心舆论的一边倒不够客观理性。

  首先,一个共识是存在的,就是如果警方调查证明本案强奸的事实成立,那么涉案的男主角必然会收到法律严厉的制裁,同时他也会受到供职单位与社会的唾弃。

  在这种争论之中,揣测的网友许多言论是站不住脚的。

  毕竟在很多时候,对于受到侵害的女生,她预料不到这场意外的到来。

  认为受害人没有能力摆脱侵害就是活该,这种想法的可怕程度不亚于案情本身。

  这件事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把一个大汉放倒的。

  更何况,小卉只是一个手无寸铁、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我看到一条评论很有道理:你们不能强求每一位受害者,都是性格完美的受害者。

  当然,对于许多愤怒的网友把矛头对准那些教导女生自保的内容,认为在这个时间段去做这样的呼吁,本身是一种话题转移,这种看法也是有些偏颇的。

  不是所有让女生学会自保的人,都是直男癌。

  任何时间里,树立防范意识的呼吁都很重要,因为法律只能惩治犯罪,而无法防御犯罪,而这种罪行在事发之前,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而已,提高自我防范意识是每个人都需要掌握的基本技能。

  如果你想逃走,就逃走。想尖叫,就尖叫。想反击,就反击。

  就算对方是你尊敬的师长,和自身安全比起来,情面实在不足一提。

  就算你反抗不过,强奸不幸发生了,为了惩治罪犯,也不要沉溺于自我否定与恐惧的深渊。

  法律惩罚对方,需要你的帮助,而你要清楚自己最好去做的几件事:

  取证,报警,避孕,治疗。

  坏的情况已经发生,谴责声讨抱怨困扰都不重要。

  我们都觉得,让坏人绳之以法最重要,不是吗?
 

  5 了不起的?和?

  

  记得当时在电影院里看完《不能说的夏天》,旁边的一个女生骂了一句:

  怎么会有白白这么包子又傻X的女人!

  是啊,许多时候,旁观者的第一反应都是,受害人的确太懦弱了,懦弱到像得了斯德哥尔摩症。

  直到电影最后,屏幕渐渐暗了下来,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当李教授死后,利亚与玲玲等一干受害人都站出来指证李教授对她们曾经做出的兽行」

  我才发现,原来白白已经足够勇敢。

  《不能说的夏天》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寒蝉》。

  「噤若寒蝉」的「寒蝉」。

  事发办公室外的学姐,教室里的其他女生,毕业了的女性校友……都有被李教授染指的人存在。

  她们噤若寒蝉。

  只有白白敢于站上法庭,第一个出来指证李教授。

  回到现实。

  南日记者诱奸案被曝光之后,也有不少的实习生披露自己在南方报社实习期间,被成某骚扰的经历。

  成某俨然是一个「惯犯」。

  小卉,作为刚刚受到侵害的一方,虽然一开始有些畏惧,害怕遭到打击报复,但最终还是勇敢地站出来发声,描述那些令自己唤起不快记忆的细节;

  小姜,作为小卉的坚定支持者,即使对自己口中「就是包子性格」的闺蜜流露不满,但仍然不顾一切地保护她,替她撰文,陪她接受采访,揭露嫌犯的本来面目。

  国内还有很多类似的案件。

  不是每一个受害者都敢于大声呐喊,也不是每一位身边的人都敢于拔刀相助,不仅让人唏嘘感慨。

  而在这件案子里,她们面对残暴的罪行,站了出来,这种勇敢,比任何声音都值得敬佩。

  想到这里,就想为了不起的?和?鼓掌。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