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环境健康 > 公民行动 > 日本计划让福岛鬼城重获新生,可居民并不乐意...

日本计划让福岛鬼城重获新生,可居民并不乐意...

发布时间:2016-11-10来源: 商业周刊中文版 作者:彭博社 点击:

1.jpg
撰文:Isabel Reynolds、Emi Nobuhiro

日本政府呼吁撤离居民返回核电站附近城镇    安倍晋三希望重启核反应堆计划能获得公众支持

杂草丛生的建筑物、门窗紧闭的企业,这幅满目疮痍的景象正是日本海滨小镇的写照。在可怕的大地震和海啸造成福岛核电站反应堆熔毁后,这个小镇遭到了废弃。

浪江町是2011年福岛核事故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在8公里外的核反应堆出现辐射外泄后,当地的2.1万名居民逃离了家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目前正寻求让居民最早在2017年回到这个小镇,这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复兴举措,可能有助于软化民众对安倍政府重启日本基本处于封存状态的核反应堆计划的反对态度。


2.jpg


“中央和地方政府打算把我们送回去。”64岁的寿司师傅藤田康夫(Yasuo Fujita,音译)说。他现在住在200多公里外东京的一座现代高层住宅里,这里还生活着数百名从福岛撤离的其他灾民。

“我们当然想重返家园,我们在那里出生长大。可是我们能维持生计吗?我们能在放射性废料旁边生活下去吗?”


即使日本投入300多亿美元清除核污染,安倍政府也对基础设施进行了修复,可是目前为止,很少有撤离的居民打算回到灾区。灾民不愿意重返家园的心态,反映了日本国民对核电设施仍有疑虑,这有可能降低民众对安倍首相的正面支持率,尤其是在拥有核反应堆的地区。


封存反应堆

安倍政府提出,到2030年,核电要在日本电力供应结构中占22%的比例,几乎与福岛核事故前的比例相当,以帮助满足气候目标。日本42个可运行的核电站中现在只有两个正在运行,因此日本不得不更加依赖石油和天然气进口。


10月中旬,日本报纸《朝日新闻》(Asahi)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7%的受访者反对重启核电站,只有29%的受访者表示赞成。在7月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安倍政府的一位大臣失去了福岛选区的议员席位,而在10月17日的选举中,反核派候选人当选为拥有全世界最大核电站的新泻县知事,让日本政府再次遭受打击。


按照放射性水平划分,福岛县约有726平方公里的土地(差不多相当于一个纽约市)仍然属于“避难指示区域”。虽然日本政府正在寻求2017年重新开放浪江町的部分区域,但是这个小镇的大部分地区被认定为“归还困难区域”,至少在2022年前不宜居民重返家园。


“我们必须让这个地区具有吸引力,这样人们才想要返回家乡,”复兴大臣今村雅弘(Masahiro Imamura)10月说,“我希望尽一切可能让人们容易回到故里。”


3.jpg

2011年核电站事故受灾最严重地区的污染水平


工作人员正在进行除染工作,从受到污染的地面上铲除土壤、苔藓和树叶,把废弃物封存在袋子里。然而,这项工作略过了福岛县大部分的丘陵地区,人们不禁担心雨水会把更多污染物冲刷到住宅区。彻底报废受损的福岛核电站,将需要长达40年的时间。


清除环境污染的费用不断增长,日本政府估计到2018年3月,这笔费用将高达3.3万亿日元(约合320亿美元)。这增加了东京电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Tokyo Electric Power Co. Holdings Inc.)的负担,该公司目前正在为避免因报废成本过高产生债务违约而苦苦挣扎。


“他们以恢复灾区原貌的名义花钱,”却没有就这种做法的实际可行性进行认真讨论,东京瑞穗综合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资深研究员Yutaka Okada说,“花这么多钱真的合适吗?”


浪江町官员目前在100公里外松本市的临时机构办公,他们正在推进复兴筹备工作。这座小镇计划重建一所中学,为小学生增加教学设施,尽管预计只有大约20个孩子回去上学。附近社区也采取了类似的举措,却成效有限。


2015年日本政府对浪江町原居民进行了调查,只有18%的受访者说他们想要回到家乡,而48%的受访者表示不愿返乡,余者还没有做出决定。


原地不动


跟其他人一样,寿司师傅藤田也已经在他乡开始了新生活。他2015年在临时住所附近开了一家海鲜餐厅,还准备在这个地方买套公寓。他甚至打算把供奉着福岛祖先的佛龛塞进他在东京的家,这个举动表明他将长久定居下来。


4.jpg

保志美香


对于那些返回家乡的人来说,在这个就业和收入严重依赖核电站的小镇里找工作,是件让人头痛的事情。


大地震发生时,保志美香(Haruka Hoshi,音译)正在核电站里工作,她只来得及带着手提包撤离。几个月后,她与从前在核电站工作的一位员工结婚,在磐城市的海边建了房子,现在带着三岁的儿子住在那里。两人没有重返家园的计划。


“很难找回以前的生活,”她说,“日本政府想显示自己取得的成就,就像是说:‘福岛现在很不错,这里发生过可怕的事故,可是人们能够在五年后回家。’这个目标不符合现实。”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