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环境健康 > 公民行动 > 湖南衡东血铅案—环境健康损害赔偿鉴定是难点

湖南衡东血铅案—环境健康损害赔偿鉴定是难点

发布时间:2016-12-22来源:曙光环保 作者:重金属好小子 点击:

在衡东大浦镇血铅家庭的不懈坚持上;在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帮扶中心戴仁辉律师的无偿帮助中;在社会环保志愿者及媒体的呼吁下,【湖南衡东血铅案】终于有了新的进展。2016年1221日上午915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湖南衡东血铅案】“庭前询问”正式开始。孙法官、书记员、被告(美仑化工)代理律师、5位原告家长及原告代理律师出庭,老桥007、重金属坏小子、黑虎等9位环保志愿者参加旁听。


              原告、代理律师及环保志愿者合影

   从衡东县级法院,到衡阳中级法院,再到湖南高级法院;从刚开始的53个原告、到一审时的13位原告、再到现在三审的5位原告家庭;从污染企业的嚣张排污,到央视曝光后的停产整顿,再到现在的搬迁撤离(搬到衡阳生物工业园),这一路走来,我们不知道大浦镇300血铅儿童及其家庭,在这5年里走过了多少辛酸。但我们明白,他们的付出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省高院孙法官在本次询问总结中,提到了大家的心声:“我国正处于经济发展时期,环境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还不是很完善,随着高级法院环境污染案件的增多,必将引起国家领导阶层的重视,推动我国法治环保的进程”

其实一审判决,原告“名义上”已经胜诉。被告承认污染行为及损害事实,但在赔偿方面争议很大。衡东县人民法院判定,被告赔偿了超标较高的两个血铅儿童家庭,赔偿金额共约2万6千多元,其他超标家庭没做任何的赔偿。依照原告血铅家长的说法,“赔偿的钱连给小孩做检测治疗的路费都不够。”从二审到三审,这也是本案争论的焦点面对环境污染,造成的健康财产损失赔偿鉴定,我国还没有任何的现行法律规章制度,所以这一块也是本案审判的难点。仅仅参照卫生部门制定的儿童血铅治疗标准,做为本案赔偿的依据,是无法让社会信服的。不管是从法理还是从情理上讲,也都是说不通。联合国卫生组织已明确规定,儿童血铅超标是不可逆转的,会终身影响其智力水平。我国卫生部门制定的儿童血铅治疗标准,也只试用于检查预防治疗,并不适合造成污染损害事实的鉴定与赔偿。在此,曙光环保急切呼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相关工作者,尽快制定《环境污染健康损害赔偿鉴定》等方面的法律法规,让社会安心。因为法律是一个预防、疏导的手段,不是一个记录工具,降低社会问题,解决社会问题才是正道。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被告代理律师珊珊来迟,在被孙法官问到,被告(美仑化工)是什么时候从大浦工业园搬走的,以及上诉前有没有给附近血铅超标儿童做过任何的赔偿等基本问题时,被告代理律师竟语无伦次。在法官的追问下,才在法庭上打电话给被告法人确定。被告代理律师,如此藐视法庭、藐视法官、藐视社会之举,实在让人痛心。庭上原告称“被告法人,诨号‘高个子’的亲戚,上诉期间跟踪、威胁原告,‘如果不撤诉,就把你们杀了’”,不管消息是否夸张,但被告此行为着实让人愤怒。因此,庭上孙法官也给被告及被告代理律师,做出口头严厉警告,‘现在还是共产党的天,今后绝对不允许此行为出现等等’。

最后孙法官在庭上,从情理及法理的角度做了总结。希望被告要承担起社会责任,造成的污染事实及人身损害已经存在,无法逃避。被告虽然已经搬离了原告居住区,但如果不承担起社会责任,继续污染环境,当地的老百信依然会告你;也希望原告要清楚,现在国情如此,相关环保法律法规还不健全,医疗技术也有限,无法测定血铅超标造成的智力损伤,我们也只能依法酌情审判。

虽然不知道省高院下一步如何审理,但我们希望被告承担起社会责任,给予原告应有的赔偿。企业只有承担起社会责任,才能做大做强,才能和政府及社会公益组织一起,建设好我们的社会主义新中国。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