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分析评论 > 职业病之痛系列报道:劣质胶水致工人正己烷中毒

职业病之痛系列报道:劣质胶水致工人正己烷中毒

发布时间:2005-05-27来源:东北新闻网 作者: 点击:

相关报导:哈尔滨呼兰区村民在黑鞋厂正己烷中毒后无钱医治 (2005.4.15)



  2005526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职业病之痛系列报道()-中毒》,以下是节目实录:

  哈尔滨市呼兰区姑房屯是一个宁静的小村落,但是今年春节过后,这个村的村民却接连出现了一种怪病,得这种怪病的人四肢无力,甚至连鸡蛋都拿不住。这位花季少女叫田媛媛(),今年17岁,现在已经卧床不起了,而县里的医院也无法弄清楚,她到底得的什么病。

  田媛媛入院已经过两个月了,但她还是站不起来,下床都要别人扶着。薄薄的橘子皮她半天也剥不开。她告诉我们,现在稍好一点了,3月份刚入院时连翻身都要别人帮忙。

  田媛媛说:“没劲用筷子,勺子有时候也拿不住。”

  田媛媛今年才17岁,正是活蹦乱跳、爱玩爱打扮的时候,但她现在却不得不躺在床上接受各种各样的治疗。

  给田媛媛治疗的王医生说:“总体症状是周围神经的损害造成的四肢无力、发麻。”

  由于田媛媛的生活完全无法自理,2个月来奶奶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身边。从刷牙洗脸到穿衣盖被,甚至连大小便,60岁的老人都要照料。看着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孙女成了现在这样,老人家眼泪夺眶而出。

 


正己烷中毒患者


  田奶奶说:“一开始不能动的时候,我想这这孩子的一辈子完了。”

  和记者1个小时的交谈中,田媛媛说的最多的是心中的愧疚。

  田媛媛说:“我不能伺候奶奶,还要奶奶伺候我。”

  祸不单行,田媛媛得病没多久,她的母亲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在远离市区30多公里的姑房屯,田媛媛16岁的妹妹正在照顾母亲,她患病的母亲也是下肢无力,无法自己走动,每走一步都很辛苦,连抬腿迈过各门槛的力气都没有。由于家里没有多少钱,母亲决定把女儿送到医院,自己却在家里硬挺着,患病一个多月,没有作任何治疗。

  田媛媛的母亲说:“我还不如死了。”

  尽管自己瘫倒在床上,做母亲的心里却总牵挂着正在医院住院的女儿,她说女儿病情比她还要严重,身边总放着一叠女儿的照片,想女儿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一家四口两个人得了病,平静的生活被完全打乱。父亲田生德总是村里和医院两头跑,16岁的妹妹不得不辍学在家照顾母亲。

  妹妹田丽丽说:“我不能失去我大姐和我妈。”

  好好两个人,莫名其妙突然瘫倒了,这让田媛媛一家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她们得的到底是什么病?田媛媛先到县医院作了检查,但无法找到病因。随后,她又转院到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而这之后没几天,这家医院又陆续收治了45位和田媛媛症状相同的病人。

  有一个小伙子叫李春友,在田媛媛入院不久也住进了医院。症状和田媛媛一样,四肢无力,下肢无法支撑身体。随时间的推移,上肢病情加重,吃饭的时候拿勺子都十分费力。另外还有兄弟俩,弟弟叫洪运荣今年18岁,哥哥叫洪运宝今年20岁,兄弟俩同时患病,症状也是四肢无力,而洪运宝的病情较弟弟的严重许多,他的双腿几乎没有了知觉,每天上厕所都是让妈妈背着。

  田媛媛、李春友、洪运荣、洪运宝等几个患者除了病症一样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姑房屯的村民。医院开始怀疑是不是出现了传染病,但随后的调查发现,除了田媛媛的母亲,这些病人其他的亲属并没有感染上这种病,所以很快排除了传染病的嫌疑。

  这让医院感到困惑,为什么得病的都是这个屯的?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医生赶到姑房屯调查病因的时候,有一条线索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田媛媛和母亲都在市区一家鞋厂打工,工作了整整一年。经过医生逐一询问,发现这些得了怪病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都在鞋厂里打过工,他们工作是用胶水刷鞋帮。根据田媛媛和其他患者的描述,每天都要和各种胶水打交道而且味道特别难闻。

  田母说:“胶一打开熏得脑瓜疼、迷糊。”

  主治医生说:“ 当时我们马上就怀疑到正己烷中毒。”

  医生这时候也只能是怀疑,因为光凭患者陈述,并不能确定怪病的罪魁祸首就是正己烷。于是,医院很快把情况上报给哈尔滨市卫生局,由卫生局组织卫生监督所和疾病控制中心,再次到姑房屯展开调查。接到报告当天,多个部门就开展联合执法检查,到几名患者工作过的鞋厂进行调查取证。

  鞋厂隐蔽在居民区内,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里堆满了作鞋用的原材料,下面是工作台,上面用木板隔了小阁楼,吃饭作鞋睡觉全在一个屋里,煮饭的锅碗瓢盆和化学品近在咫尺,所有的通风设施只有窗户上的一个小排气扇。

  哈尔滨市疾病控制中心职业卫生监测科主任张渊说:“作业场所是一个普通的小平房,环境非常恶劣,我们搞职业卫生监测工作30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作业环境。”

  执法人员从现场带走了一些胶水的样本送交疾病控制中心化验,结果却出人意料,现场取样检测不出正己烷。难道患者不是正己烷中毒?

  张渊:“这个工厂肯定要用胶,是不是事故之后隐蔽起来了。”

  由于没有证据,执法部门也无可奈何,最后,他们在老板的笔录里找到了突破口,在这份笔录上可以看到,老板提到这种叫“鱼皮胶”的胶水,这种胶水以前没有听说过,在现场也没有发现。后来一位患者从家里拿来自己保存的2桶鱼皮胶胶水,经过化验,电脑上显示的结果终于让整个案件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的确是致人瘫痪的元凶---鱼皮胶,这里面含有正己烷。据专家介绍,正己烷是一种无色透明的液体,常用来制作胶黏剂,挥发性大,长期吸入会对人的神经末梢有严重损害。

  由于鞋厂的通风卫生条件都极为恶劣,田媛媛整整一年都在这样的鞋厂打工,医生认为她已经是属于中度中毒。

  黑龙江省劳动卫生职业病研究院副院长李晓军说:“正常情况下,是以双下肢为重的周围神经改变,但是她现在是下肢有上肢也有,属于病情发展相对重的。”

  病因终于找到了,正是小制鞋作坊使用的劣质胶水含有正己烷,导致田媛媛等村民集体中毒。而就在卫生部门调查的时候,姑房屯这样的小作坊还在开工。执法人员说这种小作坊很多连工商执照都没有,更不用说卫生许可证了,而且老板一般都租住民房,雇用农民工,工人的劳动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这样的工作条件让人心寒,但对姑房屯的农民来说,不用风吹日晒,动动手一天就能挣二三十块钱就已经是份很不错的工作了。

  媛媛父亲说:“村里人基本上都会做鞋,10家有8家都会做。”

  这些村民或者自己在家做鞋,或者去给小作坊打工。小作坊做出来的鞋成本十分低,他们做的鞋每双成本大约2030元,老板将鞋销到绥芬河和抚远等边境地区。每双的价钱为三四十元。如果卖到俄罗斯价格又能翻3-4倍,仅一个10人的小作坊每天就可以生产三四百双鞋,即使按每双鞋的利润五元来算,老板每天就可净赚一两千元钱。但对工人非常苛刻。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媛媛父亲说:“像她在那干活有没有工资、不签合同,干一天开一个票,凭票开支。”

  不仅工人没有任何保障,而且这些小作坊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隐蔽性很高。就在卫生执法部门查处之后,田媛媛工作过的那家制鞋作坊的老板甚至连夜把屋子都搬空了,等再找上门去作坊已经是大门紧锁,空无一人。老板跑了,田媛媛他们的医药费怎么办?

  媛媛父亲说:“一共为她花了4万多块钱,都靠亲戚朋友借。”

  从发病到现在两个月时间,田媛媛花掉了4万多,医生说正己烷中毒恢复可能需要6-39个月,这需要借多少钱,媛媛的父亲不敢去想。

  治疗正己烷中毒没有特效药,每天都要注射刺激神经生长的药剂和进行机器治疗,光促进神经生长的针剂一支就260元,加上偏瘫治疗仪,高压氧仓,住院费,一天下来得四五百元。几天前刚东拼西凑借来的3000元眼看又要没了。

  田奶奶说:“药还剩一天的了,回去还得求爷爷告奶奶借钱,不能让孩子停药,刚刚见好停就完了,要错过治疗期孩子就得瘫痪一辈子。”

  田媛媛家里有几亩地,一家四口三口人种地加上外出打工,一年也就盈余两三千元,去年好不容易盖起了新房。

  父亲说:“把这房子盖好了想以后好好过日子一年会比一年强,没想到闰女和媳妇得了这伸病,今年一年就全完了。”

  新房没住几天一家四口就病倒了2个。亲戚朋友、街坊邻居能借的都借了个遍,可是在农村谁家也不富裕,田媛媛的父亲只好在门口挂起了此房出卖的牌子,但是一个月快过去了,却无人问津。给一个人治病都已经让田家山穷水尽,要同时给母女俩进行治疗根本不可能。

  职业病研究院的专家告诉记者,治疗正己烷中毒时间非常重要,最佳治疗时间是在发病后的半年。错过了就很难再恢复。在医院田媛媛一想起家中的母亲,就忍不住流下眼泪。

  田媛媛说:“我应该让我妈看病,我妈不看要我看。”

  田媛媛告诉我们,这是她打的第一份工,本来她想用自己赚的第一份工资给妹妹买身新衣服,但现在早就贴到医疗费里面了。对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是先救女儿还是先救母亲,这家是一个痛苦的选择。可他们又能到哪去讨个说法呢?

  据当地卫生部门介绍,发生在姑房屯的这次集体中毒事件,是哈尔滨发现的第一例正已烷中毒事件。而实际上在全国范围内,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

  20009月,东莞冠泰花纸有限公司印刷车间的8名工人正己烷中毒。

  20017月,深圳市福永镇新日东电工厂26名打工妹正己烷中毒,另有约200余名员工存在中毒隐患。

  2002年,广东东莞安加鞋厂13名工人正己烷中毒

  20021月,福建泉州一鞋厂4名女工已烷中毒

  2004921日,在昆山6位景嘉电子公司的女工正己烷中毒、、、、、

  看来,箱包、制鞋、印刷这些使用胶水的行业,是正己烷中毒的高发区。而对田生德来说,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筹到田媛媛的医疗费,他决定找到劳动仲裁部门,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忙。

  仲裁工作人员说:“现在没到我们仲裁的程序,必须先进行工伤认定。”

  先经过医疗保险部门对工伤进行认定,才能进行仲裁。于是田生德又来到医疗保险部门。

  医疗保险工作人员说:“首先田媛媛得和企业有劳动关系,第二必须有职业病诊断证明,而且诊断证明必须是职业病医院专家委员会出具的。”

  医疗保险办公室需要职业病院出具职业病诊断,老田不得不回到医院找院长

  李院长说:“ 国家规定职业病诊断,必须调查现场检测相关医学资料,职业史提供不了的话作诊断是不符合规定的。”

  劳动仲裁部门需要医疗保险部门的工伤认定,医疗保险部门需要职业病医院提供职业病诊断,职业病医院需要卫生监督部门提供现场环境卫生调查报告,卫生监督部门需要对雇佣单位在开工前审批、监督,事后进行查处才能形成报告。而这些作坊式的工厂根本就没有在卫生部门备案,这样看来,现场环境卫生调查报告是根本不可能有。

  田生德发现,如果按照劳动、卫生部门这套程序要求,他自己就走入了一个怪圈,制鞋作坊的老板跑了,卫生部门就提供不了环境报告,劳动部门也就做不了工伤鉴定,劳动仲裁更是无从谈起。他最后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找到制鞋作坊老板身上。

  田媛媛的父亲来到区工商局,希望通过鞋厂的工商执照登记,查到老板的住址。

  工商局工作人员说:“老板姓刘,他住在黑龙江省绥化市春雷街1496组。”

  在记者的陪同下,田生德坐车来到距哈尔滨170多公里的绥化,在绥化市春雷派出所,他得到了一个是失望的消息。

  民警说:“他的户籍是在我们这儿,但现在不住在这儿,他在西长发派居住。”

  身份证上的地址并不是绥化市的住址。田生德只好又跑到西长发镇,在当地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原来房子卖出去了,早就搬走了,房子都转卖了几次了。”

  失望的田生德像散了架似的蹲坐在路边……

  哈尔滨市卫生部门已经建议,尽快在市场上清查含有正己烷的所谓鱼皮胶,并且将工厂里的有毒胶水全部封存。而我们了解到,目前在全国各地还有一些这样的小作坊在违规生产。

  希望相关部门能加强监管,不要让像田媛媛这样的打工者继续处在中毒的危险中。

 

 

 
------分隔线----------------------------
回到顶部